3.6.09

速写睡虫

托小病的福,得以在家休养,遂找来家人几个做模特儿,好玩。





最合作的模特儿是老弟,他的学校放假,故有闲空摆弄各种姿势让我研究。老弟是个可爱的喜憨儿,从小到大皆是我的用餐报点小童,但往往报点了以后,自己却不忙着吃,悠哉游哉的态度,有时令人懊恼。

他越来越胖,主要经常睡懒觉,懒得动起来,所以我都经常督促他去跑步。而我做这件事的主要动力,来自於我也想多让自己动起来,因为肚腩一直在加油!




下来是生病要洗肾的阿嬤。

她一直在睡觉,醒来的时候,就是肚子饿的时候。打洗肾开始,她的肚皮就被撑大不少,所以老觉得自己肚子很空,几乎空无一物,往往正餐以后仍觉得有进步的空间,故时刻都在讨吃,讨不到吃,就睡觉。

她记性不好,每晚我帮她洗肾的时候,她都要惊讶一次: 这洗肾竟要持续洗到早上,那我拖着管子怎么睡觉?

中风后行动不方便的阿公,白天睡得也很凶。

我一般不需要上班的日子,都得带着他和老弟去喝茶吃点心。开始我常觉得自己抽空在陪他们;到后来,却觉得他们常伴我渡过一些孤独的日子,因此跟他们喝茶这件事,变得相当幸福。

而且更幸福的是,他老人家豪爽,从来讨厌让别人买单。


半退休的老爸,经常重复观赏同一卷卡拉OK伴唱带, 至犯睏睡觉为止。

六十好几,却打算考驾照的老妈。

由于不谙马来语,近来猛啃马来字典,往往看着看着,就昏沉睡去。她决心考驾照的原因只有一个,即打算日后每天接送老弟上学,因为她对马国的治安压根没信心。

由于经常睡去,所以至今仍然停顿在前几页的色域辩字部分。

======

然后我认为,睡虫是能藉着空气传染的,因为近来我也热衷在睡午觉。

变得嗜睡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