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10

感恩与投诉篇



上报了,谢谢记者丽玲的悉心整理和摄影师专业的抓拍,尤其丽玲,准备功夫着实非常让人惊讶,仿佛把速写本子里的整个内容都消化完了似的。这是一篇自己看了也感动的报道,她形容我的陋室是有汗水的画室,但其实累积的汗水还浅得很,所以这点让我特别心虚。

那天丽玲问到影响我最深的画家,我说了美院恩师胡老师,但当时没叙述太多,因此在这里补充几句。绘画思路的指导就不说了,胡老师在浩瀚的精神海洋里所给予的引航,更叫人感恩不已,尤其他让我领略了一种登高俯视世界艺术的心态,以及虽然自信可又踏实的作画哲学。惟一不习惯的是,他老叫我回祖国(大陆)发展。

新年期间给老师打过电话,他啥也没先关心,却先问“今年来北京吗,我给你介绍好的中医师。” 眼泪差点没滥情地夺眶而出。


======

说到病情,继僵直性脊柱炎、地中海贫血症基因携带者后,没想到昨日医师通过把脉又裁决了我多一项病情:脑神经衰弱。

虽然不服,但这点我真没办法否认到底,因为我家族病史里,患上这病的人还真不少。他说,你是不是睡觉的时候,头脑都还很活跃,做很多梦?

没法否认。

我只能向上帝轻轻地投诉一声:为何你不让我脑子休息?





29.3.10

近作两张


I'm on the way of turning back 60" x 60" 2010


I'm in Papparich 33" x 60" 2010


这两张创作,仍然是还原第一视觉经验的尝试,我想在平面的架上绘画里,描绘我视角下的主观情绪。
作品的题材,依然延续我对喝茶文化的某些领会。这或许有些偏激,而我也知道这不可能是事实的全部,然而我还是热衷描绘在喝茶文化渲染下,某些迷失的华裔青年,他们活在封闭保守的国情里,并在刻意的围堵下,变得迷茫,并且把握不住将来的方向。
‘I’m in Papparich’,我想说的是一种典型的马国文化,一种浮躁的复制态度。在这个环境里,一旦出现某种成功模式,往往能够迅速引起热烈的表层模仿与跟风,然而模仿的背后,却经常缺乏深入的探究,以致形成思路容易搁浅的现象。
I’m on the way of turning back’,则旨在集中表现嘛嘛档里那些无聊、无奈的精神特征,同时折射发展停滞不前,甚至开倒车的大环境。
对比题材,我更愿意剖析两张创作的形式结构,在我的创作观里,我认为形式比题材更能流露画者的情感体验。
目前,我偏爱用拆解后重新拼贴的方式来进行创作,我认为这能够反映马国人民的认识途径,即惯用碎片式的观察来进行认识,却很难学会用鸟瞰的方式观察全局,捕获全貌。我以为,这也许得归咎于分化政策,使得大家习惯只站在‘我’的角度去思考,而且容易耽于局部,并放大观察,以致经常拿捏不住合适的比例,造成视觉偏差。
于是,我看到我想看的,你看到你想看的,难有共鸣。
三月末,此短篇文字,是为创作自述。
======
此两张画,分别在四月展於Star Hill The Gallery和Annexe Gallery,欢迎大家前来同聚,做交流。详情如下:
The Gallery @ Star Hill
FRESH DECADE (01/04/2010 ~ 30/04/2010)
Regroup:2nd Group Exhibition
The Opening Reception will be held on 3rd April, 3pm



Valentine Willie Fine Art
Annexe Gallery
THE ENERGY TRAP (08/04/2010 ~ 25/04/2010)
The Opening function will be held on 8rd April, 8pm









15.3.10

近况

人一真正忙起来,还真都没时间上网了,或最多只能匆匆浏览那些关心的部落格,然后匆匆睡觉。

我那小小工作室什么都好,就气两个缺点。

其一,因为奢求天光效果,结果在屋顶弄了个透明屋瓦,旁边弄了个半落地玻璃,结果采光效果弄得虽好,但室内气温也随之升高,以致我必须经常裸露上身作画,以致邻家女佣经常投以异样眼神。

其二,我后舍靠近油棕园,小昆虫特多,凌晨或夜晚开着镁光灯时,都容易惹来扑火蚊虫一堆,我本不介意,并认为这是生活味道,可难以忍受的是,它们爱叮人,而且叮了还不见踪影。

我本来弄来水盆一桶,用反射光诱惑虫子们上当,好让怒海淹没大家,可是半小时后,我又改变念头了,把水拿去浇花。那时心想:算了,小虫子,你去罢,不与你多计较。

======

近作一张,题材仍然围绕着??的马国华裔,还需最后调整,润色,但大效果已不远矣。四月初会在Starhill的Chin Chin 的The Gallery展出。这是一个联展,跟前辈们一起参与,学习的意义胜于其他。

谢谢学生键炜,二话不说当我的模特儿。

======

发现我的工作室很适合找模特儿来写生,有志愿者,请报名,待遇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