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15

悼戰友

我小區裏頭的某女士,昨天突然去世了。這事我挺感慨。有陣子天天跑步都會在公園碰見她,偶爾會聊上幾句。她曾經向我推銷過健康產品,或以她職業背景來說,她想推銷給我一種健康理念。可是我沒答應。後來她有陣子變得很瘦,並經常花一上午在公園做很慢很慢的運動。我挺常看見她坐著沈思。我以為這跟我信仰的慢活理念挺像。近年忙著畫展事宜,較少跑步,不過我偶爾會想起她,因為很久沒看見她了。昨天她家外面搭起辦喪事的帳篷來,我才有了不詳的預兆。原來她一直在醫院抗癌。是肺癌。昨日給她上了一炷香以後,心理的漣漪一直迴旋在我心裡,難以消散。「我那時該跟她買那健康產品的⋯」,心理會有這樣的聲音存在。 (寫於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