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Featured

给女儿的信:断裂家族史中重构文化记忆

1

妳和我们第一次在手术房窄路相逢的时候,妳竭力嘶喊,声音洪亮震耳,仿佛叫嚣:“我是谁?今后往哪儿去?”那时,一股前所未有的责任感油然心生。

妳的诞生,冉冉,让爸爸因此有了坚实的理由,重访过去,重新梳理家族脉络,供妳开拓未来时好好参照。

在希腊人看来,所谓文化,缺乏记忆则难以形成,甚至文化是记忆的一种形式,惟有透过代代相传的集体回忆,才能确保文化得以延续下去。不过,记忆从来根据回忆人的现实需求而有所筛选,不乏拆散与重组,想象与创造。将来妳亦能以新的现实考据,重新想象这段家国史。

因着各种因素而离乡生活的人,在全球市场完善后的今时今日已有过亿,整体规模比过往移民潮来得更大更广,除了寻求庇护的政治难民及迫于生计压力的经济移民外,如今还有挟带大量资本的投资移民,及知识精英的技术移民。而妳的母亲则属于另外一种:跨国新娘。

流动的全球化格局下,我和你妈在16年时完成一场人生大事,她那时挨着太平洋的风,缓缓往南中国海为爱前进,最终落脚在马六甲海峡边上,转移身份成为马来西亚台湾太太团的新成员。



我出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属于马来西亚移民第三代,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对移民第三代而言,所谓的远距离民族主义色彩,早已褪色至几近苍白,惟立于本土的爱国精神却十分饱满。所谓的民族主义的民,乃是华夏子民——是的,妳太公的原乡在中国福建,他与兄弟父母在百年以前,辗转迁徙而到南洋落地生根,然后开枝散叶,繁衍后代。

三代人在多元社会环境生活的结果,便是促进各式文化相互交融,因此妳爸爸我的知识结构无可避免趋向混杂,相对于单一语言民族而言,我的思考途径就像妳阿嬷巧手下的百家布一样东拼西凑而成。往好处想,是多姿多彩;往坏了说,学识曲曲折折、杂而不精。

不过,这也许是未来城市文明的大趋势,根据专家预言,2050年全球三份之二的人口会生活在大城市里,届时,各个城市无可避免地需要拥抱多元混杂社会结构,更大规模的迁徙活动必然促成更多的文化渗透景象。

冉冉,这个时代,互联网技术普及各个国家、个体网络越发强盛、国族边境主义逐渐稀释,政治已难全面操控权力,社会形态不再持久坚固而犹如波流般捉摸不定。

这个时代的我们,深受安华以及净选盟街头运动的影响。我们无数个个体世界,不愿仅受以社群或国家为代表的共同体、以及单方意识形态所牵制,所有个体皆有权利选择理想的生活方式,自主规划多元重叠的共同体之界限,制订属于自己独有的核…

Latest Posts

徒劳的图像演义?——从壁画热谈起

流动人口的那些事:杭州驻村有感

驻村杭州两岸四地文化交流中心活动全记录

在“流・留”展览前的碎片思考

桃源創作獎

Afterwork at Ilham Gallery

三代人 Three Generations

In-Between, 19/11 - 03/12/2015

悼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