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08

奋斗

在北京的十多天里,做得最勤的一件事,估计就是追看热播剧《奋斗》了。这套反映80后年轻人心态的偶像剧引起的关注与争议性,非常热烈。我们看得津津有味。对比起来,台湾和新加坡的那些,明显单薄、缺乏创意。马国拍的那些,更属于智障,属于港台模式的再模仿,不伦不类。但我们就只能骂骂电视剧、吐吐口水而已,要知道,导演和投资者,是设定观众群的水平来拍的。关键在于教育,在于文化水平,在于国力的成长。毕竟,缺少自信,做起什么来都没力的。

什么时候才能有更多yasmind ahmad及陈翠梅这样的导演,肯承认及关注身边的一切呢。这年代,写实变成了高贵的品质,关注自身与环境的关系,显得更重要。在讥笑他人的同时,一定要在视阈里,同样看到自己的位置。

话说回来,这套剧值得推荐,至少可以学学人家嘴皮子上的功夫,和新鲜的艺术再现模式。


yasmind ahmad得金狮奖的广告作品

25.6.08

finally,幸运地……




照片取自:喻红的空间毕业展品记录

最后,我的毕业创作《我在嘛嘛档》被评三等奖了。同时在答辩会上,毕业论文也受到了肯定与赞赏。这都是意料之外的事,毕竟,我原先只战战兢兢地期盼顺利毕业而已。

接下来,就等着穿硕士毕业袍了。











作品内容阐释


此画中内容主要想透过描写马来西亚普遍流行的“喝茶文化”情景,折射当代华裔青年在此封闭环境与保守国情里的迷失与困惑。马国华人在马来人主权的保护政策下,多方面的发展--如文化与教育--遭受了较多的限制,致使生存空间出现了一种围堵情形。

喝茶文化:
马来西亚年轻人普遍喜欢晚上出外享用夜宵,尤其热衷到嘛嘛档(mamak stall)/咖啡店(kopitiam)喝茶聊天,往往一坐一两个小时,更甚者三四个小时,谈话内容多为谈论八卦、诉苦、调侃、埋怨政策不公等民生问题,少有人对脚下土地持有归属感,对未来不抱有憧憬之情。大家白天学习或上班,夜晚则变成找娱乐活动,以打发无聊时间,却鲜少有人主动投入学术思想活动及创造文化价值,由此造成整体国民青春与创造力被大量浪费。其中原因也许来自于华族文化与教育受马来主权政府的刻意漠视。

古早年代,喜欢到咖啡店“开讲”、“摆龙门阵”而口沫横飞的族群多为年纪较长的退休人士,因为休闲时间较多,而且累计一定的社会工作经验,接触层面广,故话题随拈随有。如今次风气竟蔓延至对学术文化活动感觉麻木的年轻一代,课余时间极少多花时间自我进修,由于知识与经验有限,且谈吐内容较多涉及负面情绪,因而促使青年逐渐形成一种眼神迷茫、得过且过只求安居乐业过生活的时代精神面貌。

20.6.08

央美哪央美

因毕业之名,我又回到了原来熟悉不过的地方——北京中央美院,忙忙碌碌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毕业论文和作品,已接近展示的阶段。

把画背到北京后,诚如胡老师所言,在不一样的地方,色彩感觉也会不太一样,在灰蒙蒙的北京环境中,我的画为其增添了一种热带暖色调。装上外框后再修补了几天,终于明天就要布展了,今天午后为画喷上光油,才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同时也轻轻察觉那所谓“难以承受的轻”。想,我的下一张什么时候开始动工呢?

不多说,分享一些近日看到的毕业生展品吧。







不要怀疑我的相机质量,也不是你眼睛有问题。作品就是这样的。


这是章奔同学的创作,画中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