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雪

持续的苦涩难当,终究能使人的部分神经线锻炼得坚韧起来,即便酸楚以一种流星雨的姿态,一遍又一遍地袭击下来,你也不难摸清那种千遍一律的规律,进而开始觉得无所谓起来,进而挑衅老天起来,说:怎样,不妨暴风雨也一并加进来?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令狐冲了,不过仅仅止于他患上怪病的部分,然后各路人马如老头子祖千秋桃谷六仙平一指等人胡乱加进入搅局,各自提供自己的独门秘方。

中西独门消炎药方、针灸、橄榄油、钙离子、灵芝粉、人参粉、鱼腩、深海鱼油、蒜头油……各种灵丹妙药都出来了,就只差黑玉断续膏和千年灵芝没用上,我看最后可能还得靠段皇爷的一阳指。倒不知他老人家还健在么?

然而我被告知,必须保持愉快心境,才能不让病情恶化。

然而我也必须觉得,在阿公患上末期肝癌后越加瘦骨嶙峋,以及阿嬤脚上的坏血情况加剧而遭受截肢的情况下要愉快起来,是难如登天的一件事。

个人展deadline在即,依据合约,我仍然必须热烈投入工作,那份涩意,似乎迫切得在架上寻找合适的出口了。

所以我说四月的那个百味杂陈啊。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