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跑步

住處附近人工湖邊上的情侶







發現腳跟的彈跳力逐漸恢復了以後,我便興致勃勃地跑,孜孜不倦地跑。如此我便跑了五個多月的步。

十二公斤的肥油因此離我而去,我,全無傷感。

結果副作用是,瘦得讓人不輕易認得出來,而我得經常向久不見面的朋友解釋:“癌症可沒找上我!”(seriously,這是本世紀最大的課題,老哥之前待的病院,一個月下來,又來了十六個癌症病人。科技昌明,別以為生病的人就少了,它可沒少貢獻這些癌症因子。所以生活在此光景,大家能避多少便避多少吧)

這五個月以來的時光,過得有一些任性——不過度狂熱工作,不計較不持續閱讀的面目可憎,反而大幅度把時間預算撥給勞動這一塊。這也許是一種對前三年身子不濟的反彈。另加,重新發現運動的雀躍,它們竟時時刻刻蠢蠢著。

++++++

身體這玩意兒實在太奧妙了,它在你過度狂熱於某一件事時,竟會適時提醒你另一件事的不許忽略。說來我的確感恩前三年老天給的一記警鐘,它使我明白了太多事物緣由與規律。

而生命這玩意兒則實在太兒戲了。三年內,身邊的一些親友,生病的生病,離開的離開。因為是親友,也花了些時間往病院跑,陪伴病人,知道了些世事無常,人情冷暖的道理。

老哥雖然不善用語言表達感情,卻在嫂子生命最後一年半的時光,拋開工作,住宿逐漸迷茫的病人身邊,時刻照料,此等深情,常使我動容不已。另些人平日口頭說著漂亮,卻耐心漸失,並漸多言辭推搪,所謂久病無孝子,想來便是這般道理。

因為陪伴過生命垂危的病人,始開始了解,尊嚴和道義,瀕臨生命末端,竟全屬笑話。也才明白為何Dr.House老那麼說。

++++++

在期待著更大的跑步舞台。那以前,還得再build一段時日的身子。這種計較著進程的生活,便如之前隻身到北京求學般,過得十分具有嚮往感(沒有更好的詞了,果然我是視覺系動物)。


住處附近的人工湖一角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