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04年唯一一篇

終究還是生黃銹了。

好長一段日子沒有經營文字。這情況大概像電影persona裡患上失語症的女人一樣,突然間無話可說,然後就這樣持續著;也大概是不想讓文字剝削視覺表達的衝動。

2014就過去了。回想,2004年是我二次成長的起端,為夢逐浪,時至今日,竟然就十年了。十年裡,發生的事、見過的風景、遭遇的心境,匪夷所思,全然無所預期。

短短十年,互聯網變化如過山車般起伏不斷。聊天軟件ICQ沒落,live messenger崛起,幾年後又關了。博客崛起,大家來寫博文、大家又不寫了,在無國界的FB國境裡展開費里尼式的幻想與現實交錯般的人生。whatsapp、Line、Wechat,FB Messnger區隔了我跟不同群體的溝通方式:打字、預錄語音、視頻、符號表情。

人類群體從沒像今天那麼頻密溝通過,溝通的欲望被充實地填滿了,被知道的感覺極大化了。更充實了,還是更空虛了?

下個十年,會是怎樣的十年?

敲出這些,填滿歲末反思的欲望。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