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样为同一事物哭笑


《皮壳与内核》,谢谢你给发的纪伯伦,真是让人自感羞愧的文章。我们常常容易得意忘形,为初次接触的事物妄下判断,殊不知正是愚蠢的开始。

蒙田也写过《论凭人们的见识来评定真假之狂妄》,说灵魂越弱越缺少抵抗力,接受外来的印象也越容易。......贸贸然把那些我们觉得为必然的事物轻蔑和判定为虚假,也是一个愚蠢的傲慢。这是一般自以为比常人高明的人的普通毛病......

因为读过所以有印象,今早把已封在箱子里的《蒙田试笔》找出来查证,忍不住要先你推荐他另外一章,为呼应你推荐的好文章。

是《我们怎样为同一事物哭笑》,摘录数段重点如下:

......财产继承人的欢笑隐藏在眼泪里。(史路士)

这句话有时很对,我们在评判这些情节时,总不能不考虑到我们的灵魂怎样常常给各种不同的情感所激荡。基说我们的身体里面藏着无数相反的情绪,其中那依照我们的禀赋最常占优势的为主宰。同样,我们灵魂虽然为各种冲动所震撼,其中必有一个常常主宰这一境域。但是由于我们灵魂的柔顺善变,这统治占的优势并非绝对到那些柔弱的情感不会间或施行猛攻,而且暂时占优势。......

......当我骂仆人的时候,我使劲去骂他,我的咒骂是真实而非矫饰的。但当怒气过去之后,如果他需要我帮助,我很愿意帮他,我马上就翻开另一页了。当我称他为蠢材`为笨牛的时候,我并没有意思把这些头衔永远贴在他身上。当我一刻钟后称他为老实人的时候,也并不以为我推翻前言。
没有一种品性纯粹地普遍盖过我们的。如果不因为自言自语令我们看来像一个疯子的话,我就承认几乎没有一天我不听见自己呼喝自己:可恶的傻子!但我并不以为这是我的定义。
谁看见我对待我太太时而冷淡,时而殷勤,想象其中一个态度必定是假的,他就是个蠢材。......

......据说太阳的光并不是一片的,但那么不断地放射出一条一条稠密的光线在我们身上,以致我们分辨不出来。同样,我们的灵魂也不知不觉地放射着各种光辉。......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