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病了

又病了。

周五的早晨,原本应该到学院,给新生做学院介绍,一尽CA的职责,还有处理一些班上的文书工作,可是身体不争气,全身乏力,喉咙发疼,每吞一口唾液都小心翼翼。

不知不觉已经工作了一个月,这段时间每天都忙着改进课程,自己的论文和创作却丝毫未动,正是当初我极度担心会出现的情况。看来我要想想办法,把时间给蹭出来才行,要不,甭想毕业了。

于是老天硬性罚我安守家中,也好,顺便把囤积一个月的脏衣服给洗了。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