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07

速写




































































































大雕塑家罗丹Auguste Rodin说:艺术家说真话,照片说谎话

他的意思是:摄影能将时间‘切割’成碎片,而摄影所得的照片里呈现的影象,往往是一组骤然停止的瞬间画面,不能清楚反映现实生活中的真实运动。

这句话的时代背景是摄影技术刚被发明的时候,很多人质疑绘画艺术即将被摄影取代,包括一些艺术家在内,也显得慌张。
所以有人问罗丹,他该如何自处。

他淡定地回答道:所谓运动即从第一姿态逐渐过渡到第二姿态,而艺术家则能运用其熟练技巧将某运动过程记录并有序地组合在一起,所以在其艺术作品中,可以辨认出已成过去的部分,也可以感受到将要发生的部分。

这正是人类视觉的珍贵所在。

人类大脑里的视知觉功能非常奇妙,自动有捕捉事物本质的力量。所以在面对自然表象时,通过理解与分析,我们可以自由将事物简化·分解·抽离·再重组等,而通过各种形式的训练,我们甚至能将这种本领表现在各种艺术领域上。

观察,是表现的基础。不过在观察自然万象时,不该只是停留在纯粹的观看阶段,而该整体的看,然后从杂乱无章的形态里找出规律的秩序,找出一种事物的内在和谐。感知一个形象,就是参与一个成形的过程,也是一种造型的经验。

美籍德国学者阿恩海姆Rudolf Arnheim在其著作《艺术和视知觉》里也说道:人的视知觉异于照相机,乃在于其生动性的探索,而非被动的记录。

在绘画里,素描是最朴素·最直接的一种表现手段,然而也是最具无穷表现力的一种形式。而速写,更能直接表达艺术家对事物的理解方向和范围,以及生动地表现出对事物的最真切而直率的感受。

十八世纪文学家狄德罗Denis Diderot就曾经赞叹过速写这一表现形式:速写具有一种完成性画作中所欠缺的温暖感,他们再现出艺术的一种热烈的情怀和清纯的韵味,其中不掺杂由思虑带来的娇柔造作。

用速写来整合画家本身的视觉与知觉的协调感,达到平衡统一的认识后,再对自然做出敏锐的判断,

这是画家每天该进行的基本活动之一,是一种理性的心理体验和分析工作。




8.9.07

关于喝茶

喝茶的确是促进交流和刺激灵感的好途径,它在论坛和部落格出现以前,是马国仅仅能选择的少数直接促进交流途径之一,而普罗大众选择了将其发扬光大,其实表示了人民普遍心态上抗拒严肃学术之心理。况且,要严肃也严肃不起来,严肃了,也说不出几句箴言,只好随意些,将差不多心态进行到底。

所以mamak成了学院生逃避严肃学术探讨的最佳场所,喝茶成了他们排遣课余时间的最佳活动,这真是马国独有的生态。如今虽也有人把电脑都带进starbucks或oldtown kopitiam里吃喝不忘进修,不过抚心自问,既要进修何不到图书馆里去呢? 以国人平均一年阅读不到一两本书的风气,徒有形式又有何用?

这环境真是白白耽误了整体国民创造力。

7.9.07

又病了

又病了。

周五的早晨,原本应该到学院,给新生做学院介绍,一尽CA的职责,还有处理一些班上的文书工作,可是身体不争气,全身乏力,喉咙发疼,每吞一口唾液都小心翼翼。

不知不觉已经工作了一个月,这段时间每天都忙着改进课程,自己的论文和创作却丝毫未动,正是当初我极度担心会出现的情况。看来我要想想办法,把时间给蹭出来才行,要不,甭想毕业了。

于是老天硬性罚我安守家中,也好,顺便把囤积一个月的脏衣服给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