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几则


北京十月杂志,《天行者》 插图,09年7月


长篇小说《金山》插图,09年5月

久没笔耕,脑子愈形呆滞;久没开金口,说话越见结巴。

惟我仍勤于钻取时间空隙做一些创作的草图,同时也为杂志社配图赚稿费,虽暂没能耐画成大画,小研究总算也干了好些,所以日子过得还挺有意思,主要我胆子小,不敢荒于嬉,而严谨遵守业精于勤的求进意志。

其实并不特别期待日后开花结果什么的,只求永恒拥有那种有盼头的心情,就好象脚下虽仍踩着钢线,心里眼里却牢实盯着前方的登陆点那样的充实。

======

时间花得最多的还是在照顾屋里生病的老人上面,而互动最为频密的,也是我那生富贵病的阿嬤。六十几个洗肾的日子下来,我的耐性着实精进不少。想想看,对着一个健忘老人,你每天必须重复、又重覆地说些劝勉和叮咛,及对付顽固老人少不了的危言和恐吓,然而它们却在隔日渐露鱼肚白之后,被老人一一闲抛闲掷野野藤中,依然回复吃喝无顾忌的态度,你的耐性也就不得不由此经常晋级、功力值灵力点不能不保持直线上升了。

赌气的时候,我听萧煌奇《阿嬤的话》,取个平衡。

======

MJ离去后又证实了一件事:天才唯有在逝世以后,媒体与大众才会争相替他伸张正义,否则,疮疤揭不尽,春风吹又生,活着仿佛就像根碍眼的刺。生前尽讨论人家八卦隐私,死后才假惺惺地追捧其音乐贡献,这样的媒体,自称客观报导?

畸形的社会,才会挖掘畸形的新闻价值,满足畸形的人心。

======

畸形的政府架构,也培养出了大量畸形政客,畸尔的豪宅,证明了马来主权和新经济政策的实际受惠族群,乃这帮贪得无厌、敛财不断的吸血水蛭。

我们的环境,实在孕育不了周恩来,温家宝这种广泛虏获民心的人物,有的只是盲目活在巴厘岛风情或意大利风格下的九流政客。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