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和苦难

pp,

如果你相信叔本华的话,认定生活的目的并非幸福,而是苦难本身,那你或许就能看到那条羊肠般曲折的小径,路的前方依稀有盏婆娑欲灭的烛光指引 ,你就跟着它走吧,脚步或许缓慢,走起来仍是颠颠簸簸的模样,但心中有了方向以后,至少能抹去你浑沌迷茫的心情一角,获得些许轻盈。幸福具有否定的本质,苦难具有肯定的本质,他老爱强调。

就好似嚼苦瓜般,入口虽涩,让皱眉肌不期然地往眉心推,但如果你坚持一口一口地往口里送,慢慢地,你就能嚼出一些甘味来,不是么。

我很欣慰,你终于开始寻找某些曾经排挤于意识外的轨迹,认真生活起来。你越来越清晰了,思路甚至比患病前来得开通,如果不计较那点点老人免不了的重听的话。补脑的蓝色小药,粗鲁地将你情绪和脑里的记忆部分区隔开来,让你免于陷入忧郁的心境里,却没办法将你的童年记忆瓣掉,所以我有幸听到你那裹小脚却跑得快的阿嬤和抽鸦片度日的阿公的故事,还有沉迷赌博,暴力对待你阿妈的阿爸那些丑事等。这些都让我感叹不已。

某个午后,你恢复女人该有的媚态,把丝质上衣一件一件地往衣柜里取出,试穿,计较合不合身,仔细侦查扣子的完整,我才发现,你其实拥有很多漂亮花色的服饰,它们一直被悬在幽闭的空间里,固定周期轮流上场,却只是为了在其它病人面前,让你看起来气色更好一些。

难忘昨夜彼此的幽默,你问我手上拿着的东西。
“补血针。”
“乌龟豆?”你诧异地问
“是-补-血-针。”我提高声调
“乌-龟-豆-啊?”你更加好奇
我别过头,忍住笑意,心想我拿乌龟豆来干嘛,你却在我身后哈哈大笑,那是几个月来听到最清脆的笑声。

“我有时会乱说话,老人家,听不清楚”
“整天要你帮我洗肾,让你boh yeng”
没关系的,阿嬤。
每个人都会老一次。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