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09

观看作为表现的基础

近来一年级三学期的设计系学生发了狠似地猛画素描,并广泛应用各媒介综合创作,出来的成果相当优秀,办公室里的讲师们无不连连发出赞叹声,我则看到兴奋不已,颇像瞅见了文艺复兴的那道曙光。

那种学习状态,正是我们希望看见的,厚积薄发的学习成果。

如今基础年的讲师们已达到高度共识,并群策群力,着重于促进学生的鲜活观察体验。这种观察体验,需要工具来辅助一下,简单就好,只一组铅笔一些纸张,何须多。

这阶段的观察,该定义成用画笔重新认识生活里的世界,过程中,培养的是,敏锐的认知力、分辨力。

重新认识世界的基本条件必不能少一双开阔的、不带任何偏见的窗
口,那样,灵魂才能自由的接受来自周围世界的窃窃私语。

这阶段的观察,还不能受过往记忆的牵绊,也不鼓励含糊的观看印象,反之。要将结果彻底交给那双灵魂之窗,和使力后手下的每个点、每条线。

======

不只看美的外在醜,还要看醜的内在美。

不只看光的显现,还要看光的减弱,和光的缺席。

不只看强烈而集中的光,还要看微弱而散漫的光。

不只看暖呼呼舒适的光,还要看冷冰冰凌厉的光。

然后看它们作用于物体表面上的有机变化,进而分析物体表面下的造型结构。

看的方式,反映了主体的意识形态和知识水平。

看的显现结果,构成表现形式,形式的连续呈现,决定风格取向。

没风格取向,等于观看方式的缺失,表示意识形态模糊。

老套用别人风格,等于老让别人替你看,思想容易僵化。

======

(47cm x 66.5cm portrait of a women)
我喜欢浮雕效果,尤其十五世纪佛罗伦莎雕塑家Desiderio da Settignano的浮雕风格,让我在卢浮宫一行中大开眼界,回味至今。所谓观看,还包括师法古人,参照古人观看之道。今回,借用了老人家的双眼看世界,一鼓作气,心情舒畅。

18.2.09



看完RPK的这篇告国人书,加上近期变天、裸睡辞职事件,使人心凌晨三点钟一般暗淡。

马国闭塞,已是街头巷尾皆知的事实。

知道闭塞了,仍死撑眼皮说鸟话,经常使人心凉了十分之八截。知道闭塞了,还道自己是众人皆知的模范,更使人笑掉大牙,无所适从。

‘对,我就是霸着茅坑不拉屎’。

结果,茅坑污桶里的菌毒腐蚀了脑袋瓜里的神经元。

结果,道德低落,格调下贱。

那样的人,以什么高度来说话?

‘我就不拉屎’。



拉吧,宝贝。你也只能拉堆屎。

9.2.09

闭塞分析法


那些失去对欲望与环境诱惑的控制能力的人,也就是说那些没了意志力、守不住承诺、想另找主子要好处的那些人,如果找不着路径到达富贵的彼岸,唯一指引或许仍要回归原始的视觉分析,谨慎的察颜观色,才能找着万里挑一的好山头。

不难,我们可以用上面的分析图来说明。

右边的那位男士一脸来自第三世界的苦相,脸骨削瘦,一望便知其成长于备受打压的苦难民族背景中,这种人,注定这辈子要不断与大环境抗争,要跟着他干活,享受生活不止谈不上,薪水恐怕还要被几度裁减,何苦呢?

对比之下,左边那位绅士的贵族气质则呼之欲出,其土地主人造型特征,及其红润饱满的财神脸色,明显折射出其控制大局的雄厚资本,若能追随其左右,岂能没有千万银子做家财,并得以尽情挥洒?

……是的,方法闭塞了点。

然而,在闭塞的环境里,大众能够听明白的,也只有闭塞的语言;所能干的,也就是些蛮荒的闭塞事,哎呦,过过日子罢了吗,酱认真的咩?

为什么环境他妈的那么闭塞?

语言能力烂呗!

======

高人说,语言决定高度。

哈曼(Johann Georg Hamann, 1730-1788)认为理性是和语言紧密相连的。“如果没有语言,那么我们根本就没有理性。没有词语,就没有理性,就没有世界。”

托尔斯泰(ЛевНиколаевич Толстой,1828-1910)说:“先把名词定义弄清楚,我们再来对话。”

在我们的环境里,话都说不明白的人占百分之八十八点八,要在这片土地谈理性,讲制度,比登天难。惟有先把整体环境的语言教育搞好了,才能谈什么是理性,什么叫良知;理念因何而建,承诺为何而在。

======

道理粗浅,做起来为什么那么难?

原因在于,看起来像绅士的那些金字塔顶人物,偏偏愿意让环境继续闭塞下去,好持续其垄断地位。

可悲,可悲。


4.2.09

问天公


兴许是热带雨蛙。
外表鲜丽,实是毒物。

誓言旦旦的那几只,终于还是让老邪物戳了一下屁眼儿,结果一跳跳老高,把青天挡住了一下,掉到污桶的肥,油,里,溅到华仔一身。

妈呀,我家就住在又腥又臭的污桶旁!

问天公,谁来给清理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