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作为表现的基础

近来一年级三学期的设计系学生发了狠似地猛画素描,并广泛应用各媒介综合创作,出来的成果相当优秀,办公室里的讲师们无不连连发出赞叹声,我则看到兴奋不已,颇像瞅见了文艺复兴的那道曙光。

那种学习状态,正是我们希望看见的,厚积薄发的学习成果。

如今基础年的讲师们已达到高度共识,并群策群力,着重于促进学生的鲜活观察体验。这种观察体验,需要工具来辅助一下,简单就好,只一组铅笔一些纸张,何须多。

这阶段的观察,该定义成用画笔重新认识生活里的世界,过程中,培养的是,敏锐的认知力、分辨力。

重新认识世界的基本条件必不能少一双开阔的、不带任何偏见的窗
口,那样,灵魂才能自由的接受来自周围世界的窃窃私语。

这阶段的观察,还不能受过往记忆的牵绊,也不鼓励含糊的观看印象,反之。要将结果彻底交给那双灵魂之窗,和使力后手下的每个点、每条线。

======

不只看美的外在醜,还要看醜的内在美。

不只看光的显现,还要看光的减弱,和光的缺席。

不只看强烈而集中的光,还要看微弱而散漫的光。

不只看暖呼呼舒适的光,还要看冷冰冰凌厉的光。

然后看它们作用于物体表面上的有机变化,进而分析物体表面下的造型结构。

看的方式,反映了主体的意识形态和知识水平。

看的显现结果,构成表现形式,形式的连续呈现,决定风格取向。

没风格取向,等于观看方式的缺失,表示意识形态模糊。

老套用别人风格,等于老让别人替你看,思想容易僵化。

======

(47cm x 66.5cm portrait of a women)
我喜欢浮雕效果,尤其十五世纪佛罗伦莎雕塑家Desiderio da Settignano的浮雕风格,让我在卢浮宫一行中大开眼界,回味至今。所谓观看,还包括师法古人,参照古人观看之道。今回,借用了老人家的双眼看世界,一鼓作气,心情舒畅。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