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塞分析法


那些失去对欲望与环境诱惑的控制能力的人,也就是说那些没了意志力、守不住承诺、想另找主子要好处的那些人,如果找不着路径到达富贵的彼岸,唯一指引或许仍要回归原始的视觉分析,谨慎的察颜观色,才能找着万里挑一的好山头。

不难,我们可以用上面的分析图来说明。

右边的那位男士一脸来自第三世界的苦相,脸骨削瘦,一望便知其成长于备受打压的苦难民族背景中,这种人,注定这辈子要不断与大环境抗争,要跟着他干活,享受生活不止谈不上,薪水恐怕还要被几度裁减,何苦呢?

对比之下,左边那位绅士的贵族气质则呼之欲出,其土地主人造型特征,及其红润饱满的财神脸色,明显折射出其控制大局的雄厚资本,若能追随其左右,岂能没有千万银子做家财,并得以尽情挥洒?

……是的,方法闭塞了点。

然而,在闭塞的环境里,大众能够听明白的,也只有闭塞的语言;所能干的,也就是些蛮荒的闭塞事,哎呦,过过日子罢了吗,酱认真的咩?

为什么环境他妈的那么闭塞?

语言能力烂呗!

======

高人说,语言决定高度。

哈曼(Johann Georg Hamann, 1730-1788)认为理性是和语言紧密相连的。“如果没有语言,那么我们根本就没有理性。没有词语,就没有理性,就没有世界。”

托尔斯泰(ЛевНиколаевич Толстой,1828-1910)说:“先把名词定义弄清楚,我们再来对话。”

在我们的环境里,话都说不明白的人占百分之八十八点八,要在这片土地谈理性,讲制度,比登天难。惟有先把整体环境的语言教育搞好了,才能谈什么是理性,什么叫良知;理念因何而建,承诺为何而在。

======

道理粗浅,做起来为什么那么难?

原因在于,看起来像绅士的那些金字塔顶人物,偏偏愿意让环境继续闭塞下去,好持续其垄断地位。

可悲,可悲。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