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09

记大墩颁奖礼


如果不包括我出门遇见大堵塞而miss掉航班,以及吃不着双氯芬酸钠而导致我举步维艰的那晚上,这次的台湾行,基本上还是很振奋人心的一次出游。

因着作品《Harmony Street》入选十四届台中市大墩美展,接而受邀参加其颁奖典礼,所以咱俩就凑热闹去了,虽然百忙翘班,但这也符合咱俩一贯坚持的偷得浮生半日闲之偷懒意境。

这次,以办金马奖规模为目标的大墩美展颁奖典礼,的确让我们开了眼界,见识了人家台中市政府对艺文活动的重视,还有培养新生代艺术力量的积极。可惜的是,接驳车误点而使我们miss掉星光大道(艺术工作者走星光大道,很新鲜)和开幕踢踏舞表演,造成现在仍然耿怀。

所幸下来两场表演十分精彩,尤其由各国乐美人组成的无双乐团带来的表演,不只诱人耳油,而且吸睛指数十足,让人回味不已。

所有作品先在大墩艺廊展出,下来则会到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巡回展出,有幸参与其中,成果丰硕,特为记。尤为难忘著名水彩画家谢明誯先生激动地在台上说:‘台湾水彩的第二个高峰就展开序幕了’,自己虽然是画油画的,但仍感受到那种前辈鼓励的力量!

加油。


延伸阅读:








21.10.09

关于围堵


“再過20年,馬來西亞的每個選區都會是以馬來人為主的,當地領導人對華人越來越不重視。這麼一來,當地華人的人數將逐漸減少,這不只是因為華人的生育率同樣在減少,也因為許多能負擔得起的華人,都把孩子送到國外深造,並決定不再回返馬來西亞。”

-- 引自李光耀先生


“華人人口比率不斷下降,政治地位也江河日下;在一波又一波的回教化浪潮之中,飄零流落。”

“然而,華人不能悲觀的生活下去,等待宿命到來。只有主動進取,強化族群的優勢,掌握本身的命運,才能改變宿命。”

-- 引自郑丁贤先生百年太久,只爭朝夕


老颜不禁挠头问:有经济实力的那些,才有机会选择逃到国外,眼不见为净。其他华人呢,该怎么办?怎么强化族群优势?

尤其华社好内斗,董教总、华总、马华诸如此类的华人团体,生性都喜在被围堵的空间里消耗自家人竞争实力,这宿命,得靠谁人来改变?

单靠自省真能行?

8.10.09

Malaysia Emerging Artists Award



The House of Matahati(HOM) Geleri ChandanSoka Gakkai Malaysia联办的第一届马来西亚新锐艺术家奖(MEA Award)入围作品展览,已在10月4日开始展出於马来西亚创价学会综合文化中心,并会持续展至18日。

侥幸得到青睐,成为五位优胜者之一,我也有三幅作品参与展出。其中《我在嘛嘛档》最近才从北京海运回来,它被主人搁置在美院一年多,久未拆封,积尘不少,昨日去会场一看,色调竟然调和许多。心想,难怪安格尔会说出“时间会继续完成我的作品”这样的话来。

过程中,认识了一些优秀的马来创作者,这是最大收获,有几个前辈,是神往已久的人物。十六位各领域评审者对此画展的回馈是:这是一场水准极高的年轻艺术家作品展,所以评审的过程,充满悬念。我看了后,亦如此觉得,油然为自己的的好运再感到心虚一次。

这个周日(10月11日)下午3点是画展开幕式,欢迎大家来踩场、凑热闹、做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