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与投诉篇



上报了,谢谢记者丽玲的悉心整理和摄影师专业的抓拍,尤其丽玲,准备功夫着实非常让人惊讶,仿佛把速写本子里的整个内容都消化完了似的。这是一篇自己看了也感动的报道,她形容我的陋室是有汗水的画室,但其实累积的汗水还浅得很,所以这点让我特别心虚。

那天丽玲问到影响我最深的画家,我说了美院恩师胡老师,但当时没叙述太多,因此在这里补充几句。绘画思路的指导就不说了,胡老师在浩瀚的精神海洋里所给予的引航,更叫人感恩不已,尤其他让我领略了一种登高俯视世界艺术的心态,以及虽然自信可又踏实的作画哲学。惟一不习惯的是,他老叫我回祖国(大陆)发展。

新年期间给老师打过电话,他啥也没先关心,却先问“今年来北京吗,我给你介绍好的中医师。” 眼泪差点没滥情地夺眶而出。


======

说到病情,继僵直性脊柱炎、地中海贫血症基因携带者后,没想到昨日医师通过把脉又裁决了我多一项病情:脑神经衰弱。

虽然不服,但这点我真没办法否认到底,因为我家族病史里,患上这病的人还真不少。他说,你是不是睡觉的时候,头脑都还很活跃,做很多梦?

没法否认。

我只能向上帝轻轻地投诉一声:为何你不让我脑子休息?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