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写mama KANDAR

所以,休息了一周,又开始工作了。

到了Kemuning人潮最凶的mama KANDAR画速写,看着各种族和谐相聚在一空间里,却又各自隔离,河水不犯井水。久没到嘛嘛档画速写,用了半小时干坐着,聚精会神地收集形象,头,像个墙上风扇般左右来回晃动,促进空气缓缓流动。

孟加拉外劳依然在旁关注着我画画。后来画得眼睛累了,结帐正要离开,他提出了翻阅我的速写本的要求。在他小心翼翼翻看每一页的时候,我在他脸上看见了小孩般清澈发光的眼神,和微微撅着略带兴奋的嘴唇,不由生出许多满足感来。

最后他指着其中一个黑点,问道:ini rokok?

我笑得合不拢嘴。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