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寫生記















也許為了憑弔Lucian Freud,便在個人展逼近以前,插播了一次人體寫生的活動。

不過先決條件是,得有個浪漫的人,秉持著人體不過臭皮囊這麼一個浪漫的想法,才能挾天時人和之凌厲走勢而來,為此,我無法不湊個地利出來,才實現了畢業以來,第一個現場人體寫生的機會。

從草稿,色稿,到實際鋪色,就用掉了黃金般的一周,再浪漫,終要回到現實世界,各自經營生活去。這幾天內,為了捕捉那道稍縱即逝的光,和陰晴不定的色溫,兩人都吃了些苦頭。但這是人類劣根性使然,在凡人眼中,苦頭總要被放大的。事實上,甜頭所佔的比例要多一些。

最終,成果使人滿意,賺到的珍貴體驗,兩人都直呼過癮。畫面上仍未完成的那些,待我再兀自利用時間邊角,一點一點地把它堆砌出來。

多好啊,這種珍貴的寫生經驗。

行,期待下一個浪漫的人。


ps.我畫畫的時候少有做照相記錄,此回,總算有人替我把某些片段切了下來,還切得靚!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