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春















久違的直接畫法,不做底色。

試圖找回那年唸研究生的心情。

+++

經常覺得這樣就很好看了。

這種朦朧的輪廓,像深藏著某種難以言喻的意蘊。

+++

如果要繼續,該怎樣切入?以甚麼姿態進入?

畫得那麼清晰,好看麼?必要麼?

如果可以這樣就放著,不必深入經營,行不行?

+++

就這樣,諸如此類的問題,老困擾著我。

困擾得想睡覺。

睡覺去。睡覺去。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