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圖說話



辦展便是一面照妖鏡,映照出觀者各自疑慮與見地。

然而這也是有意思的部分,所以畫展期間我盡往畫廊跑,圖的就是截然不同的思路。然而跟各路觀眾對談中,我說了近半年份的話,怎一個累字得了。然而畫展結束以後的生活還是無止境地四處折騰,以致除了刊登一些給媒體寫的文章外,便少有時間在這兒瞎寫幾句了。

然而這次也不例外。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