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一天

周三的早晨,出门的时间本来就晚,加以沿途碎步慢走,所以到学院,已经快接近九点了。学院跟双威警局靠得近,我在警局附近就碰见神色凝重的威铨和泽林,泽林一瞥见我,即靠前走来,缓缓交待:department被人爆格(破门行窃),你看看有什么丢了,不过别碰任何东西,保护现场证据。

所以是沸沸扬扬的一天。

除了主要入口外,大体上,部门里所有职员的专属小柜子也被铁杵强行撬开了,柜里的杂物和文件根据力道的磁场而有序地散落一地,符合我们摆放静物常常强调的自然规则。

department head 的房间门口被匪人用铁锤子咂开,丢了四千元相机一架;secretary的位置也被光顾过,丢失的也是相机,这类脱手较容易的科技器械。整体而言,遭偷窃掉的还有手提电脑、电脑手写板、外套、具纪念价值的外币等。

回马后的两个月,一直关注的治安问题找上门来了,‘它’靠得比想象中来得近,感觉就住在我家隔壁。

昨天大家就这事,在各个角落以致下班后的茶餐厅里,展开了滔滔的议论,和露出了各自说不出来的忧心忡忡。小原表示出他的不理解,为何穷就要行劫、爆窃,那要犯的风险可多大呀,事后还得担心受怕,日子过得七上八下,好不辛苦。

我说人要即将活不下去、需要解决迫切燃眉之急的时候,就顾忌不了今日生计以后的事了。就以那些热爱追龙并乐此不疲的瘾君子来说,从来只专注眼前‘这一餐’,‘下一餐’对他来说,太遥远了。

我今早突然脑门智慧一闪,闪出了另一解释。

说不定在马国,在这些犯罪热衷份子的脑门里认为做这事其实轻松得紧,因为打理治安的人大腹便便,效率落后一大截,何来高风险一说?况且,以大人们的惯常思维逻辑来推论,自己部门被匪人破门而入,应该是我们没做好完善的保安系统而致!!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