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搬家


对于搬家这件事,我可有点厌倦了。

好在不久的将来,总算可以连人带物地迁入属于自己的安乐窝,并能够随意打造符合自己行事风格的环境摆设,这样看来,也算得以暂时跟不断迁徙的人生道珍重、说再会。而代价当然就是:要努力赚钱供养、伺候、喂服“它”。唯有先让“它”饱尝食欲后,“它”才会具体地发挥挡风遮雨的避风所功能,随时在你身心疲累的一天后,不吝地给予身心上的慰籍。

手指头算一算,从中学开始到学院期、工作期、硕士就读期,我累积了近二十次的迁徙经验,所以对于搬家,我的总结是:年纪越大,家当越多,一旦搬起家来绝对是劳力伤财的一件事。不仅如此,它也考验人的组织和归纳能力,还考验人对时间、距离、金钱的运算心法,不过,只要把少年时期学习过的各种数学公式,代入这件事里的所有琐碎杂项里,就能够得到具体的体现。如此想来,这种小规模的运筹帷幄仍不失为一种劳动快感的获得。

当然,遭受到最苛刻考验的还是体力的可持续消耗性,特别在于腰部范围的力道挥发,惟如果你是名纤纤女性,需要男丁代劳,或者你打算找个搬家公司为搬抬重物提供收费服务,则不在此考验范围内。

搬家是一件很折腾人心的事,因为它不单是一种真实空间的挪动,还是一种抽象空间的移位处置。搬家,并非只将所有实体从旧有空间移入新的空间里就完事了,你还必须将脑袋里的储存空间进行碎片整理,建档归案,好腾出更多的记忆容量来打造新的抽象空间,为新的生活做记忆储存预备。在某个地方住得久了,属于那个空间里的纵深关系、色彩的色相与明暗关系、将连带气味、声音等综合元素驻扎在抽象的记忆空间里。这些记忆里的元素并不会因着实体的迁移而消逝,反之它会随着时间的前进而沉淀,渐渐凝固成一种姿态,这种姿态因其凝聚功能,将越发具体地活在人的脑海里,使人无法对其视而不见。

更重要的元素也许是同居过的人,亲戚、同学、好朋友、情人、工作伙伴、陌生人等皆在记忆里的姿态各占据一个角色。也许之前说得太多,惟同居过才真正考验那种共同承担的决心,而培养出来的默契也才算得上来自有源。一个对世界局势侃侃而谈打抱不平的正直之士,也许与其同住过,你才知道其房间脏乱得一塌糊涂,厕所污黑得臭气冲天;而一些看起来胸有大志的奇人异士,也许是个练就将垃圾堆砌成金字塔奇景的高手,永远学不会定期更换垃圾袋。我亲眼看过醉酒拿刀伤人的房东撒野,也看过同屋因为脚踏两船而面对两女对质,也经历过同屋老爸躲避大耳窿而经常造访的经验,更看过女记者半夜痛哭闹自杀的过程,种种经历皆使人惊心动魄,摄人心魂。正因广泛同居过,才知道人皆有两面性这一颠扑不变的事实道理,也才明暸人与人之间的衡量标准永远难达一致,从此,才充分认识到求同存异或许是更安然的相处模式。

所谓折腾人心,更广义来说,即是在收拾打包的过程,你会不期然地想起很多人事变化,它们从来没在你生活里消失过,血淋淋地如同昨日发生过一样。然而,今日仍安然与你相处的那些旧人,或许是个不断依据环境变化而作出调整的新生,他们说的和过去已经不一样,穿的也不太一样,样貌看起来依然熟悉,就是老了一些,世故了一些。可是这却不是个错,世事变化太快,人心调整的速度与之对比,总形成落差,强弱方面各人情况也总不相像。

据说记忆是财富,是上天赐予人的恩物。以这个假设作逻辑推算,现下我真的足够富有了,所以想暂时歇一歇,静静地进行创作,不受过分的打扰。

对呀,我想安定下来。 至少希望下一个十年不用再遭受搬家之苦。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