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北京


《三峡大移民》 刘小东 2003年
稿件来源:新华网



我都怀念起北京的好处来了。

回来的一个月内,被当下的政治闹剧逗弄得实在有点麻木,不禁哀叹时下的马国现状,仍然是一片未完全开化的土地。但如今大家都说,今年至少有个好开头,自政权大海啸以后,全民“醒觉了、彻悟了”,都开始愿意更了解脚下的这片土地的发展动向。可是,马国艺术依然处于畸形成长的窘境。

在北京,我看着身边同学们的创作思考,无不紧紧地围绕着社会的民生问题而展开,他们时刻关注各阶层人士在强势崛起下的人心变化,再将其敏锐的感受付诸于艺术上,而所产生的最后结晶,并不是孤立无援的单薄想象,而是血淋淋的呈现某种真实视角。比如中国写实画家刘小东,就属于其中的表表者,他的作品皆体现出很多当代中国人在面对急速发展中的人心变化。

回顾艺术史即可了解,一件优秀的艺术品,必然脱离不了时代精神与群众心里的反映。在一个矛盾丛生、怨声四起的环境里,如果艺术家们仍然远离群众,运用其艺术才能做些无关痛痒的歌功颂德,或藉物抒情、缅怀过去,那岂不赤裸体现其逃避现实的鸵鸟心态?

惠特曼说:“在你写的东西中,没有一个特征不是你自己身上的。如果你凶恶而庸俗,那是逃不过任何人的眼睛的。” 爱之深,责之切,如何珍爱这个土地,是没办法在画面上被省略掉的。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