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者

又看见这种行驶绝对权力的伎俩,思想明明已被腐化,却自认可以对付一切!您害怕、不安,所以武装自己,摆出表面的威严,试图控制混乱的场面,殊不知垂死挣扎而已。

恋权者,您当真恐惧至此么?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