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的一天开始



请假的一天,是为了拿回我向生活妥协的时间的一些边角,然后全心俯瞰创作全貌,细心推敲细节。只能说,一旦又投入属于自己的创作,开始了一步一步的制作流程,所有的郁闷、不快、疾俗、肚懒、阴霾都将暂时烟消云散、一扫而空。

为内框绷上亚麻画布、按比例调配松节油、用锤子把残余颜料悉数从管子里敲挤出来,然后将各色颜料一管一管地挤堆在其安身之处,待命。听一听敲打的韵律,闻一闻刺鼻的味道,再看一看那紧绷而具空间感的白净画布,一口日本煎茶,顿感生机无限。

能有什么比感知自己的血脉流动来的更具生命意味?而,能有那些人事,足以替代自己去经营属于自身的情感起伏?


早点后,拿了速写本子,踱步走到巴刹去快写生活。

我告诉学生,速写的意义在于运用个人视角去感悟生活。不是吗,所有人都是独特的,所有独立个体,都有那些无法被精确描述的心情体会。那不如描画出来吧,只有你最清楚自己所思所想,在你的世界,逻辑由你操控,明暗由你主宰,岂不快哉。

然而,快并非表示仓促,简洁也不意指空洞无物。如何能做到恰得好处,则必须充分了解自己的意图所在,才能不被对象牵着鼻子走。要知道,所谓对象,皆是你的情感投射。


坐着卖菜的大婶。
从太多次的速写与作画经验中,我发现印裔朋友最热衷搭讪攀谈,并发自内心赞叹绘画的奥妙所在。以前画mamak时的左邻右舍皆是印度人,由于我都在前庭作画,他们瞅见时皆由衷发问,并原意了解我的创作构思,而作出交流。我不时猜想,古印度智慧大概留给了他们什么,毕竟是他们对生命哲学的诠释与观点,孕育了佛教,也影响了希腊哲学的发展。倒是对面家的华裔人家,都视而不见,即使遛狗经过,也都波澜不惊,我走我路。

于是我在今早的巴刹里可能成了异类,华人们都在指指点点,或神色凝重地躲闪,唯恐我将其魂魄勾去。惟图中这位印裔大兄径直前来探察,并主动要我为其画像。我钦佩他真煞有其事般地站在我面前数分钟,认真凝视我在本子上速写,并不含糊,亦不扭捏,闻风不动。

他在巴刹卖咖喱饭,鸡羊肉皆有,每天早上卖两个多钟头即可清完收档,生意好得很。印裔兄说明早请我吃饭,我口水已经先往肚里吞了。

又开始工作了,乐呵呵。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