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是我家

阅毕网友botak——一个离家不回的人——的这一篇,让我感触颇深,不禁高更式地的质问自己: 我们从哪里来? and where are we going?



前几年在北京读研,问我是不是中国人、马来西亚多不多中国人的中国人,多如牛毛。噢,他们的意思并不指在这里念书的中国籍学生、或跨国工作的中国籍专业人士多不多,而是指在这里落地生根进而开花茁壮起来的炎黄子孙多不多。所以,我们这些华裔在他们眼中,其实都是中国人。

老实说,我的‘哥儿们’都当我是自家人,压根儿都没当我是外国人。至少他们不时那样地提醒我。我教授胡老师最直接,回国以前他劝勉我:马来西亚毕竟是你的第二祖国,你的作品要能够溶入马来的社会氛围内。

只差没开口:来,投入祖国的怀抱来!

虽然人家感情上当我们是自家人,我也感激,可是在国籍上,我明明不折不扣仍是马来西亚华裔一个(很多中国人都不解为何马国留学生特别喜欢义正言辞地强调这一点),所以,我并不是中国人,虽然脚板踏实地贴在人家的黄土地上,可我没办法感受到:这里是我家。至少首先没办法适应的,是马爷爷那社会主义。

可是,为什么护照国籍写的即是马来西亚,家也在马来西亚,人也称得上土生土长好模好样,我们却要活得像寄居蟹般,天天和谁的主权、陈旧的老经济政策不断展开拉锯?结果造成大量马来西亚华裔并非中国人被迫出走,难民般地在国外念书、打工,原因只在于:我们在马来亚历史上是外来者;我们当然也不是中国人,因为我们的老祖宗在中国历史上,是出走者。

那我们的家到底在哪里?我们如果也想要主权,可以吗?上哪里跟谁要去?

在这里已活得难有尊严,为什么还有很多年轻一代的马来西亚华裔并非中国人,依然极有优越感,天天clubbing,天天clubbing,然后嘲笑中国人讲普通话很好笑,讥讽香港人讲普通话也很好笑,却没发觉自己中文水准低落,英文水准也普通,沟通能力非常有限,所能够精确地展开讨论的,都是抱怨的内容、流行歌的歌词和online game的术语。

有一次,我在人体课解释sternocleidomastoid的中文词是胸锁乳突肌的时候,竟然引起爆笑,还惹来质疑:为什么我们需要学这些名词?

我回答不了。

我认为必须先得解决家在哪里这个难题再说。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