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网友李







李同学,

收到了你的追加mail一封,不禁紧张了起来。

周末两日应邀请去了某独中的美术营,跟一群美工班学生分享创作之道,期间诗婷发我信息,始了解你情况紧急,因此托她给你转达当下不便抽身的情形。如今迟了回复,请勿介怀。

美工班,相信跟你说的职高,有着本质上的类同,即其所培育的,除了占少数的美术/艺术爱好者,更为多数的,其实是一群没办法/不愿意适应主流教育制度的学生。这群不热衷于学习史地科目、漠视语文课、逃避科学知识的学生,因为不想背诵太多沉闷的数理公式,应对过多的人物与地理名称,才选择了教学方式仍然十年如一日的美工班。

期间,我对美术系指导老师指出的一项事实,颇为认同,即美工班同学其实并不因为其专注于钻研美术,而占更多优势,相反地,理科班学生往往有更开阔的创作思维,所创作的艺术作品,因为立意的考量较全面,常常更能吸引众人眼球,鹤立于鸡群之中。

关键来自于成熟的逻辑思维。

艺术创作,被托尔斯泰形容为表达经验、唤起共鸣的一种人类行为。所谓表达经验,具体来说,即艺术创作者尝试在作品中或表达情感活动,或描绘社会生活,以达到抒发情绪,促进与他人交流的效果。不过,在能够成熟地进行表达之前,艺术创作者必须先广泛地累积生活经验,同时勤做技法练习,掌握自由运用艺术符号的窍门,缺一不可。

要能从以上两种实践中准确而快速地归纳心得,艺术创作者所必须具备的,正是逻辑思维。

你说,画法好并不重要,想法好才是王道,我反倒认为一件好作品,应该归功于逻辑运算得当,并完好地调适想法与技巧,使两者相辅相成。你知道的,在中医的医学理论里,有所谓的一个人的毒药,却是另一个人的良药的说法,应该仔细审视个案而进行诊断。同样地,在艺术创作里,并没有插画比较劣,油画比较优的说法存在;也没有画作尺寸大就好,尺寸小就吃亏的情况出现,因为那完全得按照创作者的构思来做评定标准。

插画与油画并不能进行类比,因为前者以功能作定义,而后者则以媒介作区分于其他画种,它们之间并不对立,并能够产生重叠的关系。

不过我却能了解你的心情。马来西亚和中国的插画创作环境非常雷同,碍于客户与观者的审美水平有限,插画创作者并不允许拥有更大、更自主的创作条件,而低回酬的情形,更使得插画创作者必须投入更多个人时间,才能在经济上取得生存的平衡。所以你在痛苦的边缘挣扎,不知道放弃或坚持,这于我而言,并不陌生。

只是,冷静地环顾四周,并作审视,你该不难察觉,这是个人口急速膨胀、资源短缺而竞争激烈的年代。你说的经济生存问题,对于其他行业来说,是一样的。因为竞争情况恶劣,工作超时变得必要,所以你就算转身投入其他行业,我相信,你依然必须面对空白麻木的工作生活,并接受感受敏锐度减弱的无奈。以经济挂帅的年代,虚拟经验大大增加,实际活动则朝反方向急速递进,对于画画这种花费时间精力的奢侈爱好,你如果仍想坚持,则必须有所舍弃。

画得好不好,快不快,是个标准和角度的选择问题。画得美,不一定叫好;叫好,则不一定有创举;而有创举这件事,则要求你不一定要去画。你说了很多对市场导向而产生的焦虑,却甚少谈艺术理念;不如开始想想自身的创作准则,和你有多需要这件事来作为人生旅途的引导。

说不定能帮你解决很多问题。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