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惹是个好地方





日惹归来,收获甚丰。虽然我马来语太差,平白流失掉巨人们谈吐间的许多醒世格言,不过单单欣赏其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风采,还是很让人折腰的。

最大的震撼,便是这个地方的年轻人,why so hunger about art?双年展开幕的一晚,我看见的都是打扮时髦的小子们拥挤在Taman Budaya大厅的玻璃门前,然后虔诚地等着保安每隔五分钟小开缝隙时,才一古脑儿地钻进去七八个,没挤进去的,就又架好姿势,耐心地等下一个五分钟,再五分钟,再五分钟。

怎么了?是为了膜拜神像,还是和偶像近距离接触?我以为,在法国卢浮宫或梵蒂冈美术馆前才能看到这般景象。

后来才慢慢察觉出来,他们有很多让他们觉得神气的super star,而且多不胜数。就像那天经过某荷兰式建筑物挂着的巨幅海报前,司机Yanto在车厢里轻描淡写地用手指挥了一挥:“这是我们的Affandi”,头也不转地,神情自若地,我就感受出来他的那个引以为荣啊。而这些super star,平易得和街边的三角车夫真没两样,比如跟Nasirun近距离接触时,即可发现其架子近乎零点几,却不代表随便让你欺负,那磅礴气势,主要从屋里各个角落的作品散透而来,让人时时刻刻不由自主屏息注视、聆听。这才让大伙齐齐封他为God Father。

日惹是个好地方啊,如果你喜欢艺术的话。

尤其是街头艺术。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