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肖像的某些呓语

那天下午我们说着说着就起哄了起来,说不如就一起参加BP PORTRAIT AWARD 2010吧,反正它在Calling for enries,而这也不失为迎接新学年的好开始,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嘛,开了个头后,往下的计划就没那么难想了,日子也不会难过了。除非你想活得跟去年一样难过,那我无话可说。有人说爱起哄,就是长不大、不成熟的特征之一,也难怪到今日为止,某些亲戚还老问:‘你在哪里读书啊?’‘我都在房里读书,有时候也在办公室读的。’当然,这样的独白,一般只留在肚子里嘀咕的。我说英国这国家真是个怪地方,欧美艺术的流派发展得跟什么似的,它却经常关起门来自己单干,很少主动埋堆,摇旗呐喊说:我也是xx派的追随者。譬如人家主流艺术都把架上肖像创作归类为传统手艺了,而偏偏英国这怪地方里的艺术家却视如珍宝,一代又一代,一批又一批的孕育出了好些怪咖肖像画家。这跟美国的生态很不一样,不过你也知道,美国天生视浅薄为乐子。就浅薄这点上,相信很受马国新国之流的欢迎,毕竟彼此的文化历史都短的可怜。英国人热爱肖像的程度,可以从矗立在伦敦中心的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里看得出来,里头收藏了从大不列颠帝国到英格兰的大量名人肖像(必须在社会、文化、艺术等方面做出贡献的名人才可),几个展厅看下来,就像经历了一次完整的英国精神演变史。几年前我曾经去转了几圈,喜欢得不得了。也是那个时候,我知道到了Stuart Pearson Wright这个年轻怪咖,他是BP Portrait Award 2001的大奖得主。他的DOMESTIC SCENE,激发了我去年创作ME AND MYSELF的灵感,而这张画,却成了我人生第一张通过画廊代理卖出去的画,那时我老妈还调侃说:你的自画像,鬼来买啊?后来经过求证,买这画的,幸好是个人,还是个医生。不过,我俩的画,其实还是受教于西班牙巨匠Antonio Lopez Garcia,此君对生活中某种百无聊赖感的把握,很得我心啊。

话说回来,谁有兴趣的也一起参与挖掘马国的如此时代下的精神面貌吧。



ME AND MYSELF, Gan Chin Lee


DOMESTIC SCENE, Stuart Pearson Wright


LAVABO Y ESPEJO, Antonio Lopez Garcia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