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休二日

周末到马大聆赏了一场古琴表演,题为‘高山流水’,凭名即可会意,这是一场伯牙们会知音的表演。有博友Tara的处女演出,她在几个月前捧过我画展的场,如今报之以李,我也抽空前去赴一场让心灵净化的邀约。‘高山流水’,在家听过好些遍了,管平湖的版本,是心情烦嚣时必听的曲子。是夜,却才知晓这首秦汉曲子在代代相传后,因着各处地域文化的影响,早已演变成无数地方版本,甚至‘高山’,‘流水’还可分别演奏,一曲专注表现高山的幽静和空灵,另一曲则只负责演绎迂回的潺潺流水。我专注地在听,也在想,想那伯牙遇见子期的欣喜之情,尔后闻子期已离世后,伯牙却悲痛不再轻抚此曲的典故,不由更能感受此曲背后那幽幽的寂寞心事。

陈雯老师果真功夫了得,‘浏阳河’里那流畅的气韵和情绪,让我听得神往不已,至今仍然余音缭绕在心中。这场演出,就两个字,舒畅。

朋友,期盼你的独奏演出!

======

周日则是我与那两个知音子期的相聚了。如今,庆生和看电影这两件事已变成紧紧系住彼此的绳子了,平时忙工作挣钱,忙与家人相互分享爱意,是绝少有机会碰面的。想来这是第十五的年头了,原来相识的岁月已经占据了彼此生命的一半容量,殊不简单,若非性向接近,彼此有情,努力维护得来不易的相识际遇,岂不早在烦躁的时代里轻易被淹没?十五年以后,我们已非当初吴下阿蒙,不知如何对世界展开拥抱,相反,已在各自领域经营出一片小天地。当房奴的乐与苦、如何应付白蚁、正确而又省钱的排毒法、投资儿女教育基金、开发小孩智商情商之道等,是如今乐于分享的心事,至于生死课题,拍个肩,就可让彼此眉心间的皱眉肌轻松起来,说:安啦,老天自有定数。所以说,好友像丽日和风,总让人心情舒畅。

朋友,北京行一切顺利,难关很快就要跨过的了!
朋友,再快快要多一个孩子吧!


轨迹图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