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临界点说话

Study of 'critical point', 2010



【临界】由一种状态或物理量转变为另一种状态或物理量的:~点/~角

所以,元旦,等于另一个抛物线又要开始在空气中划开了?我不知道,反正昨天很多人做完了一年总结,今天很多人又排下了今年的计划表,并誓言旦旦跟懒惰/迷茫/过去说拜拜,颇有种赶在昙花一现的,浮尘般的人生结束前,做出点什么来的决心,为此我很担心,担心沾染了这种乐观的气息后,会否定起前半生来,继而发誓要重新做人,所以我在百度搜索了‘关于改变的名人名言’,找到了蒙田先生的名言,‘如果我能重蹈这人生的话,我愿意重过我已经过过的生活,因为,我不后悔过去,也不恐惧未来’,从而得到缓解,我不知道,从一个状态,升华到另一个状态,自己能有多少自主性,比如说,我老喜欢七八十年代的社会氛围了,喜欢那时代的人,里头有John Lennon的音乐,Eric Rohmer的电影,和David Hockney的绘画,并希望凤飞飞永远在舞台上浑然忘我地唱歌,随之等待掌声响起,但是天知道它就硬硬被扳到了今天所见的这个格局,这个所见都是聪明人的格局,所有人都挺能挣钱,而且热爱生活之余,都爱旅行,还都厉害拍照,厉害分享,有个叫Mark Zuckerberg的家伙,还成了社区国王,几亿人都成了他的子民,都在里头大量分享美好的事物,都是美丽的诱惑,经常令人不由自主地,关了又开,开了又关,非常不由自主,诱惑都很美丽,事物都很美好,却有种非常荒谬的感觉,而且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里头,根本无从选择是否可以离开这样的困境,所以,我不知道明天醒来会走向何方,我只知道临睡以前,吃两块面包,可以更快入眠,睡得更香,免得肚子打鼓,吵醒自己,也吵醒屋外的虫子,我也知道,随着匆匆时光的时光匆匆,记忆即将无可救药地趋向模糊,曾经历历在目的立体圆雕形象,即将无法摆脱被压缩成浮雕的命运,强硬而冷漠的大自然规律,使得眷恋只能变成一种过时的情怀,就算我多么识时务地把握当下,当下也偏偏匆匆消散在沧海中,成为里面无关痛痒的那一粟,即便我再喜欢凤飞飞,凤飞飞也都要老去离去的,所以,今天,已是一一年一月一日,从彼年到此年,只消不到一秒时间,悬念依然心存万千,如此摸不着碰不到的抽象转变,如何叫人交托希冀,期待明天,更何况此刻已是明天。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