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画画状态中


study of 'Chin Chin', 2011

'Chin Chin', 30" x 30", 2011


这是毕业以后的第一张肖像创作。

跟命题创作相异的是,我把部分主导权交还予被画者,即画中的形象不为我的绝对主观所驾驭,毕竟是商业订件,最终成品需要面对像与不像这个玄关。所以此刻,我只敢于接受熟人的肖像订件,长久相处,对其习性有一定了解,至少能掌握八成相像度。

所谓相像,在绘画上,还得以肉眼所见为标准,绝非常人经常误解的高解析影像纪实,那种压缩的平面效果,容易使人的形象变得漠然。还是魏晋时期的谢赫说得到位,‘以形写神’,才是肖像画的精要所在。要做到以形写神,画家们莫不经常对着活物(still life)进行速写训练,将双目所得,凝炼成统一的整体。这个整体,需兼得当下客观面貌与主观心意。

几年的速写训练下来,我总算养成了自己的偏见,只偏信眼里所见,只愿捕抓肉眼能见的细节入画,也只相信自己的草稿所建立的框架。但忙碌的时代里,谁没有大把的事务需要解决,除了付费模特儿,谁愿意像待嫁女儿般纹风不动地守候于新房内,供有心人细细品味,随看随取?所以摄像机算是解决了这种窘境,完成了现场素描后,相对的色彩关系,仍得靠大量的照片记录。

然而,观看经验仍然先行,配合现场的笔记,和训练有素的记忆力,才形成画者的所谓‘偏见’。

这次的‘偏见’,成品一出,即得到被画者的认可,说:嗯,这就是我,很‘我’的感觉。

听后大悦,即马不停蹄画完一张又一张,整个新年都在画,人日也画,情人节也画,并打算Nabi(他是谁?)生日也照画,几乎不愿意离开画布,来此打字。

在状态中,痛快!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