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值的爱情














怎么回事?

怎么还没醒觉,在情人节送花,是商人们出的馊主意?

平常时日买花,花店的老板断不会一副狡黠的脸孔,告诉你:九百九十九,爱情长长久久;一千零一朵,纠缠千年之恋。终于你轻信那大智若愚老板的话,信用卡的账单上,又添上一笔为稍纵即逝的东西付出的糊涂债。哪,可没诅咒你们的爱情,我指的是转眼即谢的鲜花。

所以,何必用稍纵即逝的东西来寓意你们的爱恋?不如送点深刻一些的东西,也趁机向情人展示你的品味。

比如说,送一副梵谷的《向日葵》。同样是花,这朵花却长了百来年,仍未有凋谢的模样,反而经过历史的沉淀,薰沐于各大美术馆之后,更见浑厚。送画的时候,顺道半掩着眼睑,向你的情人徐徐道来,这朵来自普罗旺斯的花那背后的典故,说那明亮的中黄和柠檬黄,炙热地燃烧了梵谷前半生(也只有前半身),虽迟迟、最终也未见回馈(画廊和情人均不赏脸),却依然忠贞不移,将他那狂热的爱意,寄寓在奔放而璀璨的向日葵花瓣上。说到这里,不定你的情人已经流出眼泪了,她已经联想到,你在暗喻你那此情不渝的心志。不过这事也可能发生在你托盘而出这幅《向日葵》只是复制画以后。

你当然买不起原画,你又不是国油基金会的总裁。

现实一些,投资仍然活着的画家的画吧。仍然是花,你大可买一张翁文豪的西洋野蓍草(Yarrow),送给情人,对比梵谷的向日葵,抵买很多。你仍然可以半掩着眼睑,情深款款地说,即使野蓍出身卑微,但是韧性十足,不折不挠地挺立在众多阻扰中,而且甘于平淡,从不期盼他人的怜悯和疼爱,只愿意与身边的蓍草花相知相惜。听到这里,你的情人,眼睛还不出汗?

你看,经过画家巧思巧手,凝炼于画面上的美好感情,不止可以被长久保存,而且,重点是,它日后还升值。想到这里,你的情人该破涕为笑了。


注:
1.梵谷(Vincent Van Gogh, 1853 - 1890),荷兰后印象派画家,以《星夜》、《向日葵》、《有乌鸦的麦田》等作品为世人熟悉。
2.翁文豪(Alex Ong, 1951 - ),马来西亚麻坡画家,以画石头、野花著称。




(本文刊登于cn.cozycot.com,21/02/2011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