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或湧泉以報

‘Balik!Atau membalas budi’, 2011


TANAH AYER:Malaysian Stories from the Land
Friday, April 29 at 5:00pm - May 22 at 5:00pm
Selasar Sunaryo Art Space
Bukit Pakar Timur No. 100.
Bandung 40198, West Java, Indonesia.




這幅畫,為了月底在印尼萬隆(Bandung)的一個畫展而作。該聯展的主題是:TANAH AYER:Malaysian Stories from the Land

畫展選在萬隆展出,有一定的歷史意義。1955年,在兩大強國的冷戰背景下,為了反對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和保衛世界和平,29個亞非地區的國家在萬隆舉行了‘萬隆會議’——這個被當時印度尼西亞總理蘇加諾形容的‘第一次有色人種的洲際會議’。

會上一個最重要的決議,便是譴責殖民主義統治所帶來的種族隔離政策,支持各國人民的自由與獨立事業,反對種族歧視。這個會議,一共宣布了十項和平原則,號召亞非各國團結一致,和平共處,最後終於在國際上獲得了斐然的成就。

從今日看來,‘萬隆精神’,跟反對種族主義,劃上等號。

因此,我畫了一幅這樣的畫,描寫了我生活在馬國土地上的三十年來,面對持續被提醒回‘老家’,回‘祖國’的感情,同時表示我對種族主義口吻的蔑視。

++++++

Maileng姐孩子還記得回唐山嗎一文中寫的太好,在此特別轉載她的文字,作為‘馬來西亞人的故事’的一種呼應。

以下是她文章的內容:

++++++


我讲一个亲身体验。

我不是刚去了荷兰吗?初来乍到,有人说了,在荷兰你一定觉得very much at home,因为很大部分的荷兰人都能讲英语,沟通完全没问题。

才踏下大巴,不小心站到自行车道上,擦身而过的年轻脚车手就问候我了。清楚又嘹亮的英语:“Go back to China, you chink!”

真的很at home哦!他怎么知道在我的homeland,我也是如此被问候着?

我的祖父母、我的爸爸妈妈到我自己在这片土地住上了百年以上,奉献的除了汗还有血与泪,割下无数杯胶汁、采过无数桶锡米、铺了很多条铁路、砌起无数块砖;到今天仍然被羞辱着:“回中国去,回你的地方去!”


我的祖先来到的时候,还是荒芜一片,他们参与建设起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的。他们没有捡便宜。

他们知道,我们善于忍让,善于闪躲,有能力出逃,我们才不会跟他们见识。所以住了三四代,我们还是该回中国去。

短短路过的国家如此问候我们,侨居的国家也这样问候我们,住上百年的国家还这样问候我们,十年二十年以后我们的子孙也是如此被问候,那么我们是不是活该被子孙问候:“你们做得不够!”

难得的选择来到我们的手中,我们可以从浅短的满足中看得更透彻吗?可以看到我们的后代是不是还被吆喝回唐山去?



唐山还有你灵魂的栖息空间吗?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