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油畫兩張

'Ponytail',2005




'Sitting nude in front
of red wall',2005


by Gerard ter Borch



1. 
然而我仍是喜歡小尺寸的畫。近來便在畫小畫,可投入了,畫得都不願做其它事。其它事,諸如看書、看電影、游泳、澆花、發短信、打電話、逛傢俬店此類的,都不太有心思做,便勉強去做。‘勉強無幸福’啊,難怪花草葉子都用金黃色澤抗議了。真不夠幸福的。

2.荷蘭便是盛產小畫的國家,十七世紀,尤其出現很多出色的風情畫。未到荷蘭以前,我一直鍾情維米爾(Johannes Vermeer)的那些窗前人像畫,但走了阿姆斯特丹一趟以後,便被波希(Gerard ter Borch)的那些小畫擄獲更甚--覺得他更像在畫畫吧,而且畫得開心暢快,稍作對比,維氏畫風過於精緻了(這也許跟他過度依賴照相儀器有關),甚至感覺漠然。更重要的是,波希畫裡的人,非常荷蘭(在街上做一比對便知道了),且更見內心狀態。

3.
再掏出兩張人體畫參展去(要再掏,沒了,餘下都是羞於見人的畫,等擇日毀了),便是小尺寸的油畫,2005年在壁畫系進修時畫的。其中,‘馬尾辮’裡的胖妞兒,較令我印象深刻,因為天氣冷,屋內的幾個暖氣爐,必須非常靠近她的身體,這樣一來,倒烘得她滿臉通紅。但她忍耐力極好,幾天下來也不吱聲,非常專業。這是我第一次感受人物的體量感。‘紅牆前坐著的女人體’裡的老模(注:從事模特工作較久的稱呼),則個性較嗆,愛聊天打屁,挺曉得找機會偷懶。所以,我們私下也管她叫老油條。

4.
展覽資訊如下,有興趣者,不妨過去一看。



Galeri chandan, Bukit damansara
Wednesday, May 18 at 10:00am - May 27 at 6:00pm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