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春(貳)

Toh Soon
Cafe, 2011


‘多春茶座’,顯然是檳島小遊後的產物。

本該畫出更多檳島的人景物,但後來覺得那跟我個展的憂愁基調不符,且檳島在林首長的主持下,改變太大了,變得太有趣了,一片欣欣向榮之景,也就沒有理由強說愁了。所以這幅畫,交給G13放在Art Expo與其它畫家聯袂展出,卻選擇不放在個人展上。

後來被一對馬來醫生夫婦收藏去了,畫中人物小張也是醫生,這是微妙的地方。

在想,也許有一天他們輾轉也能碰頭?或許根本就認識了,才興致勃勃買下這幅畫?也許我忒看小了醫生圈子,這圈子沒理由那麼窄,況且本地收藏家本來就醫生居多。

Kinkyskiny處首先知道多春茶座這個饒有味道的所在,後來又連續在幾個部落格裡看到他的踪跡,而漸漸生出極大的興趣,所以到了檳島後便一連幾天見識了它的炭燒麵包和海南咖啡。多春茶座就設置在來來往往煩囂城市裡一條長巷裡,座位並不多,小而窄,因此搭台之必須,給過客們帶來了暫時棲息、短暫相逢的流浪意味。

所以,我的多春,便是窄而長的。

而我的多春季節,也似乎具有了短暫相逢的流浪味兒。


E-Invitation from G13

延伸閱讀:多春

++++++


我的個展,取名Soliloquy,獨白的意思。

在Wikipedia裡的解釋,'A soliloquy is somewhat of a device often used in drama whereby a character relates his or her thoughts and feelings to him/herself and to the audience without addressing any of the other characters, and is delivered often when they are alone or think they are alone'.而百度百科的解釋為“文学作品中人物语言的表现形式之一。指人的自思、自语等内心活动。通过人物内心表白来揭示人物隐秘的内心世界,能充分地展示人物的思想、性格,使读者更深刻地理解人物的思想感情和精神面貌”。

非常值得玩味的形式。所以,取了去年畫的大哭臉,作為邀請卡的封面設計。設計師老友Chai說誰要看你的大哭臉啊,但最後出來的效果,我們都覺得“它”哭得妙不可言。有幸讓老友Chai全盤設計這次展覽的各個相關項目,她和畫廊都幫我完成了傳達意念的重要使命,深深感恩!

'踽踽獨語',我取它作為展覽名称,意即一個人慢慢地走,孤獨地跟自己對話的意思。這個狀態,原來維持甚久了。



Solilquy, with VWFA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