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11

艺术始于生活
















艺术始于生活。

所以才有艺术从古代巫术发芽之说,因为祈盼打猎顺利,原始人兴起了在洞窟里画上牛羊图案的念头。也许说得久远了,把年代往后拽一截再说。

终于,老祖宗们晓得耕种了,洞悉农作物生长周期跟季节变化起关系了,知道春天来临的厉害了,于是,订下正月朔日为一年复始之日,并开始过起春节了,继而创造出各种红彤彤的艺术形式,来装饰这个喜庆节日,托物言志,抒发美好愿望。

从前的装饰艺术,承载着‘成教化,助人伦’的功能,而且普遍离不开‘洁祀祖祢’和‘进酒降神’两种主要的内容,充满人对相聚的期待和对自然万物的崇拜,虽然天真,却见质朴。从前的手艺人,手艺十分了得,只用左右两手,便能使用对应的艺术手法,创造出符合当时大众愿望的各种形式来,例如楹联(又称春联)、剪纸、年画等艺术形式,便于贴在家中各显眼处,如门、窗、廊柱及墙上。其中,剪纸被广泛称为‘山花’,原因在于这朵幻化各种民间故事的山花,可以成年挂于门窗上,常开不谢,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发挥了人的移情作用,装点了人的梦想世界。年画上的神荼、郁垒二位门神形象,在启蒙年代以前,普遍用作避鬼驱邪之途,同样折射了人对冥冥力量的敬意。

年代再转,时至今日,科技早已凌驾农耕社会,科学思想也已启蒙愚昧,智性据说大开的人类,仍然愿意在如此隆重节日时分,花钱购买厂家大量印制的春联、年画或剪纸来装饰家居,多为应付传统风俗,至于画里典故,少有认真追究,更何况寄托梦想。

买的人既已失去精神寄托的欲望,负责制作的手艺人,也失去了艺术始于生活的最初原则,在物质过份充裕的年代,迷失于制作‘年年有余',‘招财进宝’的招财春联,并且复制各路财神形象在年画上,供应给大群永无知足的现代人。

如果丰子恺先生生活在地球气候严重失调的现代,也许他玩兴一起,便画一张希望春天还是春天,夏天还是夏天,秋天有秋天样子,冬天有冬天模样的年画,送给家家户户,提醒大家该多疼惜地球母亲,珍惜资源,避免过度开发,致使老天变色。此外,莫趁佳节时分,只惦记人类自家深情团聚,藉机暴殄天物,使得各类动物骨肉分离才是。

所以,想想吧,如何让如今的春节装饰艺术始于生活,重新表现属于我们的美好愿望,好让下一代迷恋起我们的情怀来。


注:

丰子恺(18981975),中国漫画家,文学家,音乐家,作品充满生活气息,发人深思,极富人生哲理。


(本文刊登于cn.cozycot.com,26/01/2011

23.1.11

休息































休息了三天。避开城里。先从吃开始。很多精致小吃。都是不慌不忙,不骄不躁做出来的,是以感情充沛,层次丰厚。不敢怠慢着吃,充分咀嚼每咬一口的滋味。行走的步调,是梦寐以求的。孩时的味道嘛。散漫,却踏实。疾步徐徐,精神饱满。

都在谈,谈了笑,笑城里的人最贫困。可不是?这里的人,买地,耕种,收成,日薪几百。日间,人情味儿到处那个弥漫哟。都不肯憋着气不说话,非得到处拨弄。送点东西,或请吃饭,出手皆大方。终于才满意回家。日出做,日落归,免加班。灯一熄,干该干的事。

家家都漂亮。用色高手多啊。遇同行,用半句钟时间,学人怎么调色。想,我们城里人,在城里学了十来年美术,调色仍像狗屎。这便是轻易离开大自然的下场。人家都在跟最老的那个老师傅学呢。

看了好多书。说了好多话。话题?一半在绘画,一半在生活。诶,还多出一半:说人闲话。这闲话,一般不轻易吐露的。遇到知己,一次又一次脱口而出。脱口后,心生懊悔,再埋头看书,悻悻然地。

休息了三天。多亏那条麻坡地头虫。

15.1.11

Status Anxiety VII: Critical Point

Status Anxiety VII: Critical Point


 Study of Status Anxiety VII



关键词:

改变 选择 过去 虚幻 诺言 消失 契约
幸福 未来 生活 依靠 诚信 谎言 摇摆
分裂 权益 隔离 共处 冰点 外来 关系
二者选一  优点 缺点 制约 怨偶 谩骂
不相称平衡  不相伯仲 朝夕相处 祖咒
怀念 美好 信任 猜疑 殊途同归  弥补
短暂 记忆 眼前 伤害 面目 反射 情绪
控制 掩饰 真 善 美 透明化 不透明化
道德 信仰 位置 主次 告别 分分 合合
秩序 重组 理念 契合 距离  咫尺天涯
理想 单纯 矛盾 冒险 责任 兑现 妥协
谅解 和谐 焦点 模糊 另结新欢  剥削
许诺 讨好 选择性记忆 背叛 何去何从



(献给:308以后的大马人民)


Ps.这幅画会在下周三(19/01)Bangsar的VWFA展出

1.1.11

在临界点说话

Study of 'critical point', 2010



【临界】由一种状态或物理量转变为另一种状态或物理量的:~点/~角

所以,元旦,等于另一个抛物线又要开始在空气中划开了?我不知道,反正昨天很多人做完了一年总结,今天很多人又排下了今年的计划表,并誓言旦旦跟懒惰/迷茫/过去说拜拜,颇有种赶在昙花一现的,浮尘般的人生结束前,做出点什么来的决心,为此我很担心,担心沾染了这种乐观的气息后,会否定起前半生来,继而发誓要重新做人,所以我在百度搜索了‘关于改变的名人名言’,找到了蒙田先生的名言,‘如果我能重蹈这人生的话,我愿意重过我已经过过的生活,因为,我不后悔过去,也不恐惧未来’,从而得到缓解,我不知道,从一个状态,升华到另一个状态,自己能有多少自主性,比如说,我老喜欢七八十年代的社会氛围了,喜欢那时代的人,里头有John Lennon的音乐,Eric Rohmer的电影,和David Hockney的绘画,并希望凤飞飞永远在舞台上浑然忘我地唱歌,随之等待掌声响起,但是天知道它就硬硬被扳到了今天所见的这个格局,这个所见都是聪明人的格局,所有人都挺能挣钱,而且热爱生活之余,都爱旅行,还都厉害拍照,厉害分享,有个叫Mark Zuckerberg的家伙,还成了社区国王,几亿人都成了他的子民,都在里头大量分享美好的事物,都是美丽的诱惑,经常令人不由自主地,关了又开,开了又关,非常不由自主,诱惑都很美丽,事物都很美好,却有种非常荒谬的感觉,而且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里头,根本无从选择是否可以离开这样的困境,所以,我不知道明天醒来会走向何方,我只知道临睡以前,吃两块面包,可以更快入眠,睡得更香,免得肚子打鼓,吵醒自己,也吵醒屋外的虫子,我也知道,随着匆匆时光的时光匆匆,记忆即将无可救药地趋向模糊,曾经历历在目的立体圆雕形象,即将无法摆脱被压缩成浮雕的命运,强硬而冷漠的大自然规律,使得眷恋只能变成一种过时的情怀,就算我多么识时务地把握当下,当下也偏偏匆匆消散在沧海中,成为里面无关痛痒的那一粟,即便我再喜欢凤飞飞,凤飞飞也都要老去离去的,所以,今天,已是一一年一月一日,从彼年到此年,只消不到一秒时间,悬念依然心存万千,如此摸不着碰不到的抽象转变,如何叫人交托希冀,期待明天,更何况此刻已是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