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寫外勞和食客

















速寫是去年十二月的一些觀察。

昨日在某短片放映會恰巧碰見畫友YY,談得興起,放映會後即在紫藤飯館解決晚餐。

YY調侃自己的畫家生活在外人看來,也許覺得荒誕,但自己卻悠然其中。她還說,別人辛勤工作,狂攢錢,都是為了提早退休,不再被人支配生活,她卻提前享受這種自己支配自己的樂趣。我附和道:對極!我偶爾,都會以旁觀者角度省視自己,後搖頭說,這個人的生活真夠平淡的,或者簡單。

飯後,我們一致認為,要當畫家,先要有natural high的本領。即一個人待在家數天,也能high。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