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新村



周末在仁嘉隆新村出席了一场筹款宴会,是为了成立排舞社团而办的,由仁小校友会主催。这场活动说起来可热闹了,整场三小时多的宴会,两个多小时都有人在台下跳舞。

以往类似的宴会,在台上唱歌跳舞表演的总是中小学生们,家长一般都整装坐在台下观赏演出。这次则有些区别。我看见小朋友们都好好地呆在椅子上,看他们的婆婆妈妈轮流上阵,在翩翩风情的各民族音乐伴奏下,热情扭动躯体,欲罢不能,跳了整个炎热晚上。

其中阵容包括平时绞卖甘蔗汁的阿莲、早晨卖油炸鬼豆仁汤的安娣、说话轻声细语常为我理头的温柔少妇、小学教过我体育项目的女副校长、俺家爱极热闹的六姑……说白了,都是那群耗费不少青春而主力经营家庭带小孩的煮妇们。这一晚则是个解脱,我看到大家快乐地在场上欢舞,她们那天真而无邪的笑容,还有闻歌随时摆动节奏的脚步,都非常和谐而具天趣。包括我老爸也忍不住参与一份,我没看见过他笑得那么像小孩,他跟我老弟在现场跳得不亦乐乎。

对新村妇女来说,这真是一个有建设性的团体活动。我们新村有着过多早婚而抑郁成病的妇女,因为为了孩子而日夜忙生计,基本缺失其他文娱活动的参与,有空闲的时间,都选择追看港剧如《溏心风暴》、《花好月圆》之类的快餐剧。我们新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安装华丽台(一般都不叫astro,港剧的影响力可见一般),大多数人都成了港台文化的俘虏,对脚下的文化认同感则比较漠视,往往不经意间都忽略掉了。

可惜就是了。

张集强说新村模式就快要随着时代脚步而遭受淘汰,我在想,也应该尽快捕捉那些活生生的集体新村记忆了。那种种菜种在垄沟边的新村屋子,将会越来越少。要知道,现在有些银子的,谁都想买半独立式洋房啊。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