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引起对生命的剧烈感受的两件事之二



(二)


第二趟选择了凌晨出发,沿途上追赶天色,看它逐渐露白,心情说不出的平稳、舒畅。我依然在kampung kling mosque对面的点心茶餐室用早餐,沏了壶铁观音,边吃虾饺,边看大马人吃早点。

我发觉茶餐室里吃早点的大马人,一般都神情凝重,笑容不多,可能起床过早,所以一抹倦意仍驱不开?也可能这几年来大马的报章新闻甚少带来好消息,所以在美好的早晨里进食,是否该向报纸say no?

而为什么象征消亡的夜晚里的clubing活动,比较能带来快乐?反之象征希望的早晨,带来的却是倦怠?

就是在茶餐室旁,我才和那个金头发邂逅的,他先主动前来看我画图。

"Wow, look at it, you can draw very well. ok, tell me, why are you drawing this?" 他对我作画的意图表示好奇,我们就那样聊开了。

“我是个画家。”

“那你肯定要到欧洲去的。”

“我到过的,我在那里呆过一个月。我到过巴黎的卢浮宫。”

“真的?你知道吗,我在美术馆里没办法待超过一个小时,那会使我的眼睛很累。”

“当然,我也不可能在卢浮宫待整天,虽然我是个画家。”

“那你去了奥赛美术馆么,就在那条河边上。你知道的,那群印象主义者。”

“当然。当然也少不了蓬皮杜。现代艺术。”

“好极了。不过我受不了意大利的那些宗教画,你知道吗,它们看起来都一个样!那多没有意思,你说对吗?”

“不,事实上,我喜欢它们。”

“不可能!”

“可能宗教画的数量太庞大了,但如果你深入去研究的话,还是有很多很棒的画家的。好像拉斐尔、达芬奇……”

“还有米开朗基罗!他到底是雕塑家呢,还是画家?噢,我记起来了,那个……天花板上的……”

“对,西斯汀教堂。那是世界上最棒的壁画。”

“看起来你并不喜欢凡高,对吗?”

“我欣赏他的精神。对了,他的颜色调得很棒!”

“我羡慕你画得那么好,我不会画画,完全没办法画的哪一种,差得很!”

“可能你可以试画抽象画。”

“哈,对,我应该可以应付那种画的,谁知道。啊,事实上我在马六甲待了三个礼拜,想要往下一个目的地——槟城——朝进,你觉得怎么样?老实说,我并不喜欢去海边,我觉得海边看起来都一样。城市我也不喜欢去,他们看起来都没什么意思。”
“值得的,在西马,也只有槟城值得你再住个几个礼拜,当然,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

“当然有时间。跟你说吧,我来马来西亚之前,已经在印尼住了一段时间,再之前呢,则是泰国。而去完槟城后,我的再下一站是金边,你知道柬埔寨吧?我还有很多地方等着去呢。”

“所以这一次是你第一次到马来西亚么?你觉得如何?”

“不,我以前到过吉隆坡。不过是二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你应该还没出生的。马来西亚很好,我喜欢。”

“你目前退休了,对吗?”

“对。事实上,我现在是vxxxxxx”

“那是什么?”

“诶……我没有家,我真的没有任何的家。我现在做的事就是到处旅行,看看别人都在做什么,当然,免不了寻找好的食物。”

“Wow”

“好吧,我得走了,谢谢你让我了解了那么多,我祝贺你将来成为一个很好的画家。我喜欢你画mamak的那一些,我只是不喜欢电视,这个东西不该出现在这里。”

“对,这正是我想在画里面反映的其中一点。”

“哈哈,那很好。再见,加油!”

“一路顺风。”

======


这个美国籍的退休眼科医生,我忘了他原来说的Vxxxxxx是怎样发音了,但查了字典后,我宁愿相信他说的是这个:


vagrant,流浪者。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