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引起对生命的剧烈感受的两件事之一



(一)

由于工作的缘故,最近到了两趟马六甲鸡场街造访,画了些小稿,拍了些图片,为下来的两张画做准备。想来,最上一次造访马六甲,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它当然不是世界文化遗产,对比起来游客也没今天的多。

也许是灵光一闪,就促成了第一趟。也许是,想冲破一些束缚,逃离困境,并不可知。

灵光一闪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结果鸡场街附近的旅馆皆满座。结果逛完夜市以后,我在makohta的廉价旅舍住了一晚。很简陋,房里只有一张床褥,和一个枕头。还有一个carrfore三夹板书橱。

老板娘的妹妹负责接待,知道了我是画画的后,说她儿子也是学美术的,并极力游说我将来来马六甲租下她们的店面做画廊用,并询问我帮其画一幅肖像的价钱高低。我说你不如先看看我的画再说吧,反正车上正好有一本。她推说累了,想早点歇息,一切明早再说。

半夜睡不着觉,我拿了本书走到正在收档的印度大兄的嘛嘛档煮食板边,随便点了一些夜宵。当晚天气颇凉,我无意识地看着他工作,脑里放空,没有特别想些什么东西,只觉得颇宁静。印度大兄工作时偶尔回望,点头示意,仿佛说:别着急,很快就能煮好的。现在回想,当时脑里慢慢浮现的唯一画面,竟是十年前学院期间的某个嘛嘛档的夜晚,那个时候,大家一幅并不知道未来究竟是个怎么回事的青涩样子,挺傻。

在印度大兄的陪同下,我看了几页书,吃完夜宵后就踱步走回旅馆,准备睡觉。经过柜台,老板娘的妹妹竟没早点休息。骗人。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了,准备去鸡场街捕取早晨的色调。走到柜台交还锁匙的时候,她竟然还在,至于睡没睡觉,不可知。办完手续,我转身走到楼梯口前欲离开时,却被她叫住了:哎,你说早上给我看画的。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