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庆,关于和谐


这是一个正在The Gardens展出的慈善画展。

画展主要由The One AcademyThe Gardens联办,卖画所得款项,将捐助给马来西亚脊髓外露瘫痪症协会SIBIAM,意义非凡。

然而画展主题实则与国庆有关,展题为51 years, The Merdeka Visualogue。我在我那无敌字典里的各类权威辞典均遍找不着visualogue这个词的实际意思,但从字面意义揣测,我想其意思大概是:运用视觉图像来进行对话。对话的另一方,想当然耳,是马来西亚的普罗大众。




主办当局原来建议大家就今年国庆的主题——Million of Colors, Million of Smiles——来进行创作。
老实说,差点没吓坏人。
主要是这个国庆主题难以说服人。何来万种色?何以看见万种笑容?我想唯有那种崛起的大国,在经济猛飞下,才能看见百姓自信的笑容,以及各民族和谐的面貌。
至于马国?拜托!这几年来,老百姓无不在水深火热里叫苦连天,在迈向独立五十一周年的马国今天,还有人笑到现在?


结果我们都用自己擅长的视觉语言,就国家独立五十一周年纪念,说出心里对身处环境,对脚下土地的感受,与期许。
而我选用了小孩的笑容。
九成人都发出疑问,为何不是和谐的三大民族,共同在同一画面?
是的,过去我也曾经相信过三大民族的传说,但这毕竟只是教科书、报章与旅游广告等各种政府喉舌经常催眠大家的题材。我的心智在后来,不由自主地被很多无理政策催发而成熟起来,进而逐渐醒觉,并开始反思政府对和谐社会的诠释。
华校只能搬迁,不能增建并不是和谐的社会该发生的事情;神庙印度庙接连被拆并不是和谐社会该发生的事情;玛拉工艺只培养土著学生,拒绝接受非土著学生并不是和谐社会该发生的事情。成绩斐然的非土著学生却进不了本地大学,更·绝·对·不·是·和·谐·社·会·该·发·生·的·事·情。
这两幅因独立五十一周年而生的画,我取名为Harmony Street。画中的街道,也叫Temple Street,实际名称则为Jalan Tokong Besi,就在马六甲,与荷兰街、鸡场街相邻。这条街道,才显现了马国少见的真正和谐,因为那里同时矗立了几间代表三种信仰的回教堂和神庙,安然相处超过百年之久,其中青云亭更有着三百多年历史,屹立不衰,香火依然鼎盛。画面中央的Kampung Kling Mosque,更是一间融合印度建筑特征的回教堂,据说主要由信奉回教的印度人进行修复,非常具人文意义。
于我而言,这,才是和谐社会必须存在的基本尊重,也真正具备了和谐世俗国的面貌特征。尊重他族信仰,并不是口说一套,实际行动却奉行另外一套!
我们的国家,需要更具自信、更具包容力的下一代,才能以智慧促进和谐。
画中的小男孩,到底是何种民族,并不重要,所以不必看到黑影就开枪。我想,当有天不再有人问诸如此类的问题,和谐精神才算真正的普及,而不是惯性地在任何画面形式上搜索各民族特征,非要同时囊括三大或更多才甘愿。如果要百姓发自内心地去相信和谐精神的存在,则需要有诚意的政府去苦心经营,决心打造才行。
寄望未来,未来总是值得期待的。
延伸阅读:
zzz 大马加油
qiqi my new ar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