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会




打着二十周年纪念的小学同学会,出席的人数果然相当有保障,这当然少不得三位美丽而活跃的熟女抛头露面、积极策划,才能促成此会。然而杀手锏是,谁能抗拒安排在节目尾段的幸运抽奖?

说的是仁嘉隆华小89年度毕业生的同学会。

这晚,基于滥情救世的理念,大家都怀着赤子之心而来,并抛夫/妇弃子一个晚上,用滥中有滥、情中有情的姿态相聚一回。


阔别二十年,使得‘变化’这个主题,变成当天晚上最抢手的课题。从不变、小变到大变,大家谈得不亦乐乎,毕竟有朋自远方来,住得近的那些也来了。

它也算是个相认大会,想像两个人各用自己食指指着对方鼻尖,然后瞪大眼睛,互斗眼力和记忆,直至一方先把塞在脑皱角头里的名字抠出来,另一方则负责把杯里啤酒干完,这场脑力比斗才算作罢,但如果你的眼神不小心与另一个新鲜又熟悉的眼神接触到,则又自动启动战斗状态,再把整个流程运行一遍,乐此不疲。感觉像很多只蚂蚁不断用触角相互磨蹭。

我被某些人指出一点也没变,也有另些人说变得根本认不出。我则认为,这跟个别视觉能力的敏感强弱,以及对方在你的世界里占的位置大小有关。

但有些在我世界里没占什么大位置的老同学,我还是一下就唤出了对方名字,这可能跟我害怕被罚酒有关。



我在小学念书时候的合照少得辛酸,这可能是仅有的几张之一。我感觉那时大家都像小笼包,软泡泡的,没什么棱角,皮肤也都极好,不像二十几年后的今天,满目苍痍。看着看着,就想念起北京的小笼包子。

前排左二是我。站着的是美丽的秦木鸾班导师。



为了修补记忆,我翻了翻小学毕业纪念册。这是因工作没能到会的老友添源那时给我写的祝福语,是册里写得最漂亮的一则,压根儿不能与他现在的阳刚气质搭在一起。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他有心思画那些小插图?我后来UPSR考得还挺不错,现在看回来,必须感恩他的祝福。

话虽如此,他在抽奖环节里抽到了大礼篮,现在在我手里,我在想着要不要独吞。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