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老


虽然一年来过得纷纷扰扰,但我至少感恩有个机会重新认识我家两老。一个88岁,另一个仅差一岁,已携手共度了60个年头。

人生有多少六十年?……不,有多少人能有至少一个六十年?

六十年乘两老,该有一百二十年两种角度的长卷故事可铺陈,可偏偏人生到了薄暮之年,嘴角边上都会构成一种紧抿的姿态,仿佛失去了话当年的心情,而我能从其唇湾嘴角里抠出来的只字片言,往往只构成线条平直的咏叹调,无风无浪,天凉好个秋。

是习惯了没有愿意倾听的观众吗?为何再也不轻易睁开眼皮?

想为两老绘制一幅联画,像十五世纪画家弗朗西斯卡为费德里克公爵夫妇制作肖像的一种形式。从前肖像绘画的其一特征就是炫耀画中主人的财富,画中的他们经常是一幅穿金戴银的高贵模样,还配有各种图式设计的装饰品,看起来非常精美。

我阿公阿嬤则有什么?

被区隔在新村的海外华侨能炫耀些什么?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