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花红


这趟真沾了作家张翎女士的光。

据台湾国际版权代理人谭光磊先生说,《金山》一书不止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陆续引起震撼,几日前还摘下首屆中山盃華僑文學獎的最大獎項「評委特別獎」。在谭哥的网页上,可以看见他都在兴奋地谈海外版权的事,据说英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等六国书商已经拿下该书海外版权,而且各方皆对此书插图表示惊艳,因此想顺道拿下插图版权,为此,插图作者如我,竟然意外从中获益,不由深深感恩。

我也意外收到了作者亲函致谢,需晓得,这对一个刚涉猎出版插图的创作者而言,多大鼓励。

在网易上,看见了她获奖的消息,万般感触,其中有高兴,也有感叹的成分,毕竟我花了近两个月的心力来参与此书成型过程,后来还间接导致颈椎僵化。我从《科幻世界》开始制作此类配文插图,一路来其实走得断断续续,因为我把油画创作摆在首位,书籍插图则放在为兴趣而作的位置,合则作,不合则去。虽为兴趣,但它也耗了我相当时间去吸收文章、构思、找资料、推敲,和制作,颇不容易。会坚持做的原因,主要念及它曾是我儿时的志愿工作之一,能有机会从事这工作,当然高兴,而且我也期待文章里的文学气息,能够熏陶我在油画创作上的品位。

然而感叹的是,虽然在插图系担任教书工作,可是我这类插图风格,却从来很少被认真重视过,可能这跟我被标签成跟理想主义挂钩的纯美创作者有关,又或者它属于文学插图,所以本来就不易受到商业主流插图的垂青,因为文学插图的市场价值在本地来说,近乎零点几。

所以英国德国那边的出版社,有兴趣的话,伸出橄榄枝来吧。你若不伸来,我日后自己也要伸过去的。

张翎女士说的多好:‘要写作,就要准备十年内没人知道你的名字’。真的,艺术创作也一样。

明年一月起,我即将埋头创作,偶尔翘首期盼下一个十年的光景。

======

这周三,18/11,8.00pm,是个好日子,在Bangsar Maybank大厦的斜对面,Toyoto showroom旁边,有间标志着打造当代艺术的新画廊--ZINC Gallery--会在当天开张营业,自己有几张人体画也在开张展览之列,当然,还有其它好些有看头的年轻艺术创作,有兴趣者不妨去瞧瞧,地址是:

ZINC
Lot 61, Jalan Maarof, Bangsar

59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Opposite Dataran Maybank, Jalan Bangsar)



‘sleeping’,80cm x 60cm, 2005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