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昨夜,我躺在床上辗转两个小时许仍不成眠。这是睽违已久的感觉阿!要知道,我的打鼾声经常是上床后五分钟就响起,非常准时的。

类似的经验,要追溯起来的话,发生得比较频密的该是念研究生的时候。那时候心无旁骛,心里大部分记挂的都是画画的事,余下的部分,则和艺术理论和哲学著作做三角混战,因此,有时候脑细胞操作过度,活跃过了头,就会发生身体想休息,脑筋还在摇的窘境。

所以,昨夜,大师兄回来了。

必须说,半梦半醒之间,是很奇妙但很累人的一种状态,尤其,当多巴胺挟持着潜意识跳起弗朗明戈时,你就不难推测,隔天身体大概要受罪了。

昨夜脑里大致上都在围绕着一个旋律、一个课题,即‘所谓认识,即为了创造’。这也是库尔贝的写实艺术宣言。

不过,要把这个课题付诸文字,也很累人的,所以,再说吧。而且最近少了咖啡因作支撑,都靠多巴胺来提神,资源有限啊!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