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表演艺术 -- 看镇权新作


延续上回对表象和内核两种空间的存在矛盾之探讨,这回,镇权选择了墨西哥摔角手面具作为表象,至于内核里装着什么内容,依然是他抛给大众的思考题:你看见了什么?或你选择看到什么?

在墨西哥的摔角世界里,对于面具,他们有着特别的诠释:面具赋予摔角手斗士的身份,在原装内核下,包装出另一具灵魂,一具观众乐意看见的灵魂角色。虽说是战斗,摔角手实则在赛果已无悬念的情形下而战,在揭蛊以前,对立双方仍必须跟着峰回路转的剧情,竭力迷惑观众,达到高潮迭起的场面。演者专心,观者开心,互有收获。但回到本质,摔角手的迂回演绎,终归属于一种摹仿艺术,一场表演,一场编剧们对物竞天择下争权夺利的领悟和演示。

回到现实,面具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在资源分配的商业社会里周旋,它早已是一种生存基本元素,主要用于隐藏不利于团队完整结构的棱角边刺,任何狂绢的特立独行,都必须被包裹起来,或泯灭之。从工业革命后的某个复制时代开始,面具已逐渐形成一种标志符号,举凡接受此标志者,皆象征自愿走向集体,甘心接受自我异化的过程。讽刺的是,从打响口号倡导自由的今日社会看来,获得自由的代价,始于隐藏自我的那一刻开始。

这或是另一种折衷的自由?

但是,顾全大局下的鬼胎其实依然存在,绞尽脑汁,盘算着如何谋取更多个人利益者,原来比比皆是。在专业舞台外的世界,其实有个超级巨大的表演舞台,细心瞧一瞧,就可察觉原来在我们身处的社会里,像墨西哥摔角手般套上面具佯装为己方战斗的表演形式,无所不在,颇有泛滥之势,甚至生成一种正事不干的做秀风气。

至今仍惹人博引的柏拉图洞穴论,指的便是世人容易迷惑于眼前的事物,殊不知背后真相却是火把下的影子狂舞,其透过阴暗而狭长的通道映现出来的表象,佐以似是而非的回声,便足于营造使人甘于安逸的假现实。这是柏拉图企图教育大众的洞察本质说,他说看清事物本质的方法很简单,只消解除桎梏,走出洞外,便可逐渐恢复身处阳光下的另一种视力。

看似容易,但要在现实里认真实践起来,靠的又何止自身清澈的双眼呢?

艺术的成长,往往立足于荒谬的现实剧情上,从这点切入,即可察觉镇权如何透过画面展现他的创作思维。上回的潘多拉盒系列,反映了他对揭破谎言后社会所需承担的后果的焦虑,这回,他的墨西哥摔角手系列则从另一角度进行探讨,整体看来,他用了一种调侃的手法,游离于禁忌边缘,试图揭露那些虚伪表演的荒诞性、幼稚性,企图与当下局势起一种呼应效果。

以画者身份观之,我倾羡他的幽默才情。

SIN CHEW DAILY 19.11.2009 《纸上展览馆》


不自由的自由摔手 -- 许镇权个展
开幕 : 2009年11月28日(星期六),2pm
展期 : 2009年11月28日至12月12日
地点 : 吉隆坡Metro Fine Art Gallery, Legend Hotel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