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1.09

关于抄袭

丢脸。

抄袭抄得这么凶,不知道他们当中有多少人读华小呢?






秘书处还派人澄清:相似不代表抄袭。

说得好!

我认为抄得一点都不像,特别是美术这一环,跟人家比起来,差得还真够远的。

一个创意零分的团队,图个什么改变呢?

27.11.09

大河之恋



A river runs through it, 什么时候都值得再看它一回。尤其在午后,我推荐。戏里的粼粼河光,和潺潺的流水声,或有助于洗涤你的那不怎么优越的心情。

这电影的魅力,来自里头丰实的人生哲理,它们经由诗意的叙述手段和摄影风格和托而出,使人看后倍觉踏实,并且就想趁这个周末跟亲人出走,然后跟大自然熊抱几轮,然后大口呼吸。

故事关乎Montana小镇里一教会牧师和他的家庭,尤其他那两个儿子——Norman和Paul——两个性格相异的兄弟。牧师老爹不只熟知教义,同时也是个great fly fisherman,所以兄弟俩自小即在老爹的严格宗教训示和飞蝇钓鱼教学下成长。

老爹经常利用午后的时间,带着兄弟二人在河边小径散步,并要他们仔细聆听河边石头下的声音。他说:亿年前,石头是雨水和泥土的混合体,而更早以前,每块石头下,都有上帝的声音。所以他要他们仔细聆听河流的韵律,石头的说话。就这样,两人抱持一种对待宗教般的虔诚态度,或摸着石头过河,或穿梭于急流之间,渐渐感悟出与父亲不一样的钓鱼哲学,和人生态度。

影片里著墨更多的,其实是如何直视自己的故事。

六年的大学生活,让Norman回乡后,与父母和弟弟Paul之间生出朦胧般的隔阂,而使这层薄纱架起来的,却是始自Norman的迷茫,和不确定。Norman的温驯个性,使其开始背离儿时许下的拳击手愿望,他觉得,平静的教书生活更适合他,但是,偏偏,芝加哥大学应聘教授的消息迟迟未见回音,加上女友Jessie对其的嫌弃:‘Norman is not funny’,更让Norman的心情陷入了低潮。即便是送信的邮差,也比他funny多了,他送来芝加哥大学的邮件时,调侃说:‘chicago, chicken in the car, car won't go, that's how you spell Chicago’。可惜他笑不出。

弟弟Paul桀骜不驯的风采,经常对Norman构成强烈对比。他总是人群中的焦点。纵然学历更高,Norman却变得缄默、萎缩,即使他发现了弟弟沉迷赌博,欠下巨债,却缺乏足够的自信,力挽狂澜。就算对其他需要帮忙的人,或,鸡屁股,像女友Jessie的哥哥般,他也一样选择漠视。他开始看不起性格上有某些缺失的人。

Norman一直认为女友哥哥不喜欢他,外表吊儿郎当的Paul,却给了他一记暮鼓晨钟:‘well, maybe he will like somebody trying to help’。

慢慢地,从弟弟身上,Norman看到了那种忠于自己感受的生活态度,虽然同在牧师老爹的身影下成长,但弟弟却敢于走出期许,超越世俗束缚,即便是赌博打架,也面无惧色一力承担后果,拒绝哥哥的援手,或父母的认同。然而,这种直肠子个性,反倒赢来更多人的交心对待,包括父母的偏爱。在对立的另一端,女友的哥哥Jack,则是隐藏自我的代名词。他从California留学回来,自视过高,姿态高傲,不怎么重视别人的好意,表面上过着贵族生活,但半桶水的学问,使其好在酒吧地方夸夸其谈,却只图异性青睐,展开短暂关系。而后来闯出大祸后,Jack选择离开了Montana,或许永不回来了,Jessie如是说,也许只有她才明白自己的哥哥,从来害怕面对自己、面对家人。‘Why is it people who need the most help, won't take it?’

游离在两者之间,Norman终于清晰看见,负责与坚毅,才是珍贵的品质。

影片的高潮,在于尾段父子三人的河边钓鱼活动。这场和大河以及鱼只的竞赛中,Norman和Paul各别用了和老爹不一样的钓鱼方式,几经辛苦,皆得到了截然不同的收获,证明了自强自立的意义,从来都建立在不一样的站立角度,毕竟,没人能踏进同样的河流,或者,聆听到同样的所谓的,石头下隐藏的声音。最终,Norman也重新认识了人生非求完美的道理,就算完美,也难以持久的自然定律。

果然,Paul的骤然去世,印证了这一点。

老老爹在某年后的一次布道中,说出一些语重心长的话,该是代代人在面对同样的困惑时,都用得上的话:

如果这边每人至少有一次去询问我们的亲友,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有时我们帮不上忙,或者,他拒绝接受帮忙。那些和我们最亲近的人,经常也是让我们最捉摸不透的人。虽然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爱他,完整地爱他,就算我们不能完整地了解他。

======

亲友之间,往往存在一种亲密又疏离的感觉,这是近年来最大感受。这种疏离,经常来自于人们普遍害怕直视自己的心理因素。这种情况,在东方社会里尤其加剧。

认识你自己,还原你本来面貌,或许才是值得一生去经营的事业。





24.11.09

失眠

昨夜,我躺在床上辗转两个小时许仍不成眠。这是睽违已久的感觉阿!要知道,我的打鼾声经常是上床后五分钟就响起,非常准时的。

类似的经验,要追溯起来的话,发生得比较频密的该是念研究生的时候。那时候心无旁骛,心里大部分记挂的都是画画的事,余下的部分,则和艺术理论和哲学著作做三角混战,因此,有时候脑细胞操作过度,活跃过了头,就会发生身体想休息,脑筋还在摇的窘境。

所以,昨夜,大师兄回来了。

必须说,半梦半醒之间,是很奇妙但很累人的一种状态,尤其,当多巴胺挟持着潜意识跳起弗朗明戈时,你就不难推测,隔天身体大概要受罪了。

昨夜脑里大致上都在围绕着一个旋律、一个课题,即‘所谓认识,即为了创造’。这也是库尔贝的写实艺术宣言。

不过,要把这个课题付诸文字,也很累人的,所以,再说吧。而且最近少了咖啡因作支撑,都靠多巴胺来提神,资源有限啊!

22.11.09

演技


《风声》看的是演技,叙事结构,和情绪铺染。

舞台剧般的表现形式,使得剧组在还原历史场景的设计上,无需过于花心机,因此,看的就是纯演技,演员间对峙的张力,显得非常重要。出来的结果很理想,在此不得不赞大陆演员的演戏素质,经常是演什么,就像什么。我特别惊讶黄晓明的演出,对比以往,明显有突破性地进展。不过,最精彩的还是李冰冰。

《建国大业》我也看了,刘德华、成龙等香港人在里头和一众大陆演艺大腕演对手戏,耽于表面得一塌糊涂。但我觉得这是非战之罪,毕竟让他们去演国共两党人士,有养成背景上的缺陷,没在相关历史的氛围下泡过,怎演得来?只是纳闷,怎么以前《火烧岛》后,没好好反省?

《风声》的叙事结构不算突出,情绪的经营却是上等。毕竟讲的是谍战,所以编剧在叙事结构上的,抖了好几个层次的包袱,而演员们的演出力度,在获得了较深层的性格描绘,和情绪上的转折铺排后,自然而然就厚重起来了。

一个字,牛!

虽然如此,这些演员,一旦与《色戒》里的王佳芝和易先生作比对,还是差了那么一截。你瞧梁朝伟,根本就活像个三四十年代黑白片里的人;而王佳芝,我一直很难记住她原来的名字。

在此,又不得不佩服李安导演的功力。

19.11.09

荒谬的表演艺术 -- 看镇权新作


延续上回对表象和内核两种空间的存在矛盾之探讨,这回,镇权选择了墨西哥摔角手面具作为表象,至于内核里装着什么内容,依然是他抛给大众的思考题:你看见了什么?或你选择看到什么?

在墨西哥的摔角世界里,对于面具,他们有着特别的诠释:面具赋予摔角手斗士的身份,在原装内核下,包装出另一具灵魂,一具观众乐意看见的灵魂角色。虽说是战斗,摔角手实则在赛果已无悬念的情形下而战,在揭蛊以前,对立双方仍必须跟着峰回路转的剧情,竭力迷惑观众,达到高潮迭起的场面。演者专心,观者开心,互有收获。但回到本质,摔角手的迂回演绎,终归属于一种摹仿艺术,一场表演,一场编剧们对物竞天择下争权夺利的领悟和演示。

回到现实,面具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在资源分配的商业社会里周旋,它早已是一种生存基本元素,主要用于隐藏不利于团队完整结构的棱角边刺,任何狂绢的特立独行,都必须被包裹起来,或泯灭之。从工业革命后的某个复制时代开始,面具已逐渐形成一种标志符号,举凡接受此标志者,皆象征自愿走向集体,甘心接受自我异化的过程。讽刺的是,从打响口号倡导自由的今日社会看来,获得自由的代价,始于隐藏自我的那一刻开始。

这或是另一种折衷的自由?

但是,顾全大局下的鬼胎其实依然存在,绞尽脑汁,盘算着如何谋取更多个人利益者,原来比比皆是。在专业舞台外的世界,其实有个超级巨大的表演舞台,细心瞧一瞧,就可察觉原来在我们身处的社会里,像墨西哥摔角手般套上面具佯装为己方战斗的表演形式,无所不在,颇有泛滥之势,甚至生成一种正事不干的做秀风气。

至今仍惹人博引的柏拉图洞穴论,指的便是世人容易迷惑于眼前的事物,殊不知背后真相却是火把下的影子狂舞,其透过阴暗而狭长的通道映现出来的表象,佐以似是而非的回声,便足于营造使人甘于安逸的假现实。这是柏拉图企图教育大众的洞察本质说,他说看清事物本质的方法很简单,只消解除桎梏,走出洞外,便可逐渐恢复身处阳光下的另一种视力。

看似容易,但要在现实里认真实践起来,靠的又何止自身清澈的双眼呢?

艺术的成长,往往立足于荒谬的现实剧情上,从这点切入,即可察觉镇权如何透过画面展现他的创作思维。上回的潘多拉盒系列,反映了他对揭破谎言后社会所需承担的后果的焦虑,这回,他的墨西哥摔角手系列则从另一角度进行探讨,整体看来,他用了一种调侃的手法,游离于禁忌边缘,试图揭露那些虚伪表演的荒诞性、幼稚性,企图与当下局势起一种呼应效果。

以画者身份观之,我倾羡他的幽默才情。

SIN CHEW DAILY 19.11.2009 《纸上展览馆》


不自由的自由摔手 -- 许镇权个展
开幕 : 2009年11月28日(星期六),2pm
展期 : 2009年11月28日至12月12日
地点 : 吉隆坡Metro Fine Art Gallery, Legend Hotel

15.11.09

岁末花红


这趟真沾了作家张翎女士的光。

据台湾国际版权代理人谭光磊先生说,《金山》一书不止在德国法兰克福书展陆续引起震撼,几日前还摘下首屆中山盃華僑文學獎的最大獎項「評委特別獎」。在谭哥的网页上,可以看见他都在兴奋地谈海外版权的事,据说英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等六国书商已经拿下该书海外版权,而且各方皆对此书插图表示惊艳,因此想顺道拿下插图版权,为此,插图作者如我,竟然意外从中获益,不由深深感恩。

我也意外收到了作者亲函致谢,需晓得,这对一个刚涉猎出版插图的创作者而言,多大鼓励。

在网易上,看见了她获奖的消息,万般感触,其中有高兴,也有感叹的成分,毕竟我花了近两个月的心力来参与此书成型过程,后来还间接导致颈椎僵化。我从《科幻世界》开始制作此类配文插图,一路来其实走得断断续续,因为我把油画创作摆在首位,书籍插图则放在为兴趣而作的位置,合则作,不合则去。虽为兴趣,但它也耗了我相当时间去吸收文章、构思、找资料、推敲,和制作,颇不容易。会坚持做的原因,主要念及它曾是我儿时的志愿工作之一,能有机会从事这工作,当然高兴,而且我也期待文章里的文学气息,能够熏陶我在油画创作上的品位。

然而感叹的是,虽然在插图系担任教书工作,可是我这类插图风格,却从来很少被认真重视过,可能这跟我被标签成跟理想主义挂钩的纯美创作者有关,又或者它属于文学插图,所以本来就不易受到商业主流插图的垂青,因为文学插图的市场价值在本地来说,近乎零点几。

所以英国德国那边的出版社,有兴趣的话,伸出橄榄枝来吧。你若不伸来,我日后自己也要伸过去的。

张翎女士说的多好:‘要写作,就要准备十年内没人知道你的名字’。真的,艺术创作也一样。

明年一月起,我即将埋头创作,偶尔翘首期盼下一个十年的光景。

======

这周三,18/11,8.00pm,是个好日子,在Bangsar Maybank大厦的斜对面,Toyoto showroom旁边,有间标志着打造当代艺术的新画廊--ZINC Gallery--会在当天开张营业,自己有几张人体画也在开张展览之列,当然,还有其它好些有看头的年轻艺术创作,有兴趣者不妨去瞧瞧,地址是:

ZINC
Lot 61, Jalan Maarof, Bangsar

590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Opposite Dataran Maybank, Jalan Bangsar)



‘sleeping’,80cm x 60cm, 2005







3.11.09

工人的宿命

其实很简单,马克思社会主义最开始会在欧洲大受欢迎,主要是当时社会贫富差距实在太大,资本家永无止尽地忙着敛财,在金字塔顶过着奢华的生活,而塔底的工人则在工厂里受尽剥削,工作超时,却只干些流水线工作,杯水车薪,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还必须扛着随时被机械取代的压力,因为资本家赚回来的钱,毕竟只投资在研发如何大量复制劳力的机械技术,而不是忠心的劳工。所以后来我们才看见,劳动阶级生气了。

我的国家更厉害,他们投资在更廉宜的外来劳工,然后积极的敛财,和推卸责任,还呼吁人民要自重,保持终身学习的态度。

热衷于研究技术的劳工们,要怎样才能摆脱被剥削的宿命?